吉他价格品牌,吉他教学教程,吉他曲谱视频
关注520吉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你的研究生导师到底有多么极品?
时间:2020-04-12     来源:网络资源     标签:

整个组就我跟我导俩人……也年轻,走在大道上都以为这是我学长。

我是他开门弟子,录取过程非常曲折阴差阳错,结果就被学校强塞进他手下了……他自己承认都没有做好收学生的准备,第一次见面支支吾吾说了半天,跟查户口似的,问了一顿,说完就不知道该说啥了,画大饼都不会,我那时候也是紧张,就等着他憋话,最后憋出来个共同进步。

我当然是男的,他一个男导师不可能开门唯一弟子找女生。

经过我一年的观察看得出我导是那种招人喜欢的类型,人长得就比较柔和、有亲和力,一看就是读书人,但气质比较蔫了吧唧,就是一看见他就感觉这辈子跟画大饼无缘了。

导致如今都是我给他画大饼……经常面无表情地看文献,还会一脸郁闷地说一些特逗的话。

如果碰上比较难懂的地方比如复杂的数学推导部分,就会……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们可以试试,就是完全放松脖子让脑袋耷拉下来,之后缓慢地转来转去。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人不错,人缘也挺好,不管是跟老师还是跟学生。

有时候我去找他,看见别的组的妹子到我们这边来找他问些东西,他让我出去等会儿,我出去的时候想给他带上门被阻止了,事后说起这事儿来才知道,他也不知道跟哪个网上流传的好导师学的,跟女生单独谈话要保持大门敞开,然后他一脸郁闷地继续说道,学到之后就一直想试试来着,只是可惜我是个男的,一直没人给他机会……他老婆工作原因经常不回家,他懒得回家自己做饭,就骑着他那小电驴,驮着我出去吃麻辣烫或者米线什么的……过年之前项目出现突破性进展,请我吃了个火锅,聊起来他说他居然觉得招个研究生做个伴也挺好的……不过也就我这种没话找话MAX的人跟他做个伴了,他一脸郁闷地说之前一度怀疑自己要孤老终死……共同进步倒的确是共同进步,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得我俩一起忙活,他学术水平不说比得上大牛,但也算得上不低了,最起码比很多挂着一堆头衔却只会行政的老师强,我应该比隔壁那个大组人均产出更高,因为我导恨不得事必躬亲手把手教我怎么做课题做项目。

唯一的问题是他经验不足,偶尔也出现了几次,我卡壳他也没能帮得上忙的情况,就只能俩人一起边做边学,边看文献边查wiki边谷歌边讨论边研究,这可能是所有曾经跟我一起共同学习的人中,学历最高最好的一位……捂脸……有时出不来数据,俩人就会尴尬地沉默……我导又不愿随便扯几个数进去,就从头到尾地讨论每一步,有可能很快发现问题出在哪,也有偶尔讨论半个小时无果,最后陷入僵局时,他都会带着他那股谜之忧伤感慨一下 唉,这就是人生啊。

就差抽根烟了。

有评论很羡慕我,其实如果不是我这种先天话多热爱吐槽的类型,每天在一块不就光剩沉默了吗……我导是真的不喜欢说话,不过也就是仅仅限于不喜欢说话,其实口才还不错,我怀疑这东西是真的有天赋加持的……我平常这么能说的人,上台演讲都磕磕巴巴,我导平常除了关键时刻切入吐槽以外都不怎么说话的人,讲课演讲那叫一个口若悬河。

我导应该是那种喜欢学生,但是不知道怎么带学生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选择进入学术圈而非工业界工作,一个很主要的原因就是喜欢教学生。

这话他倒是很久之前就跟我说过,说有招生名额的第一年没有招就是怕耽误了别人,收我为徒纯属赶鸭子上架。

然而他很喜欢给学生讲课,他本科就是东部某知名师范院校……再多的真不能说了……我以为我导这种阴沉的蔫蔫气质,讲课肯定是死气沉沉。

结果他居然在讲台上谈笑风生,PPT教材wiki无缝切换,讲起课来连说带比划,我从未在他脸上见过如此眉飞色舞的迅速表情变化。

我怀疑八成是当年留学时做报告课留下来的后遗症。

本来我是轮不到我导给我讲课,但我关于我如何知道他讲课风格,这就是一个比较尴尬的故事了。

有一次我去跑报销借了他的破电驴,用完给他发微信要还给他,当时我导正在给本科生上课,他说你钥匙给我送到某某某教室来,我就从后门进去了。

我导当时正站在讲台边上,没有讲桌挡住的那个地方都知道吧,左手拿着他的讲义。

看到我进来先是愣了一下,跟我对视了一眼,仿佛一部流畅的高清电影突然卡住了,然后不知为啥咧嘴笑了笑,一边笑一边低头看讲义。

我TM的,好几天都不笑一次的我导,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展露了他的笑容,导致全班八十多个人扭头看我,尴尬的不行。

十多分钟之后下课了。

我还等着学生都散了再过去,没想到更高潮的来了,我导布置完作业,居然看向我,在全班的注视下抬起右手,做了个「来来来」的手势,把我整懵逼了。

那是个不平的大教室,我本来就在最高的后排,在我导和八十多口子人的注视下,我颠颠地在人群中穿过。

到了跟前,他问我,钥匙呢?当然,钥匙还放在我刚才坐着的桌子上,他招我过来的时候因为我懵逼了,忘了拿。

于是我又在全班的注视下颠颠地回去,拿了钥匙,又颠颠地回来。

就在时候,在众人的注视下,我父母教给我的礼仪本能不合时宜地开始运作,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当时双手拿钥匙,仪式感地给他递了过去,还躬身表示敬意。

我导也惊讶地双手接过来。

之后给了我句,去忙吧。

只是可惜,我导出了教室立刻恢复了那张郁闷到阴天的脸。

写这么多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因为各位觉得喜欢,毕竟看多了研究生的黑暗,我们也得去看看阳光。

现在嘛,组里仍然只有我跟我导俩人,进步之处在于刚入学那会儿我导跟我的交流还仅限于学术,现在已经可以跨越师生身份随意扯着玩或者各种吐槽了,其实我们俩年龄根本没那么大差距,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郁闷。

年前我导看到隔壁组咋咋呼呼过生日的时候,也说我们组也太寂寞了,要不给你招个学弟学妹做个伴儿?我说要为了这理由您可拉到吧,再来一年我都收拾东西走人了,真做好跟他们过日子的准备了吗?招,我作为开山大弟子,跟你教我一样手把手教他们;不招,我觉得现在也不错。

我没骗他,因为我觉得现在真的挺好,如果我是跟着我导,走完我近二十年学生生涯的最后一段,那挺好,真的挺好。

其实这样的有意思的事还有挺多的,比方说教务系统出问题没给我登上学分我导拉着我去系办、或者做到一半发现开头就出错了于是俩人无语凝噎之类的……如果我导愿意的话,就等毕业了吧,毕业了我就说明是哪个学校,我导是谁,然后再给你们好好唠唠这些科研路上的家长里短,感觉出本书都绰绰有余,就叫《快把我导带走》或者《欢迎来到除了大师兄以外没人说话的实验室》《懒得说话导师的唯一弟子不可能是话痨废柴的我》之类的吧~如果届时,诸位未考,他还想招,就凑合凑合报了算了~———————————————————————————————————最近赶进度忙得很,都忘记了这个匿名回答了。

回来一看竟然有15k的赞了,感谢各位对我导的厚爱(笑)。

说起来还是去年秋天的事儿了,由于我导坚持认为参加学术会议是“研究生生涯中不可或缺的、充满仪式感的一环”,于是带着我坐了四个小时高铁去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某学术会议。

只是我强烈怀疑他就是拉着我做个伴。

我导虽然气质上非常阴郁,但平日的穿衣打扮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干净纯粹也很冷静理性的风格,极少使用蓝白黑灰以外的搭配,再加上那副方框眼镜,一看就是缜密自律的理科男。

受此影响,我以为我导带我去的场合大家都很严肃,就穿了一套比较偏正装风格的修身大衣,里面也很谨慎地用了纯深色调。

万没想到跟我导在车站碰头的时候,他却非常casual——虽然也没跳出蓝白黑灰的格局,但是款式上写意了许多。

假两件黑毛衣白领、下身是柔韧的高胯牛仔裤和休闲皮鞋。

再加上那张没什么表情却很年轻的脸,感觉是他才是那个研究生。

显然我导对我的品味很不满意,因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就是问我是不是要去卖保险……说起来那天还真的感觉不错。

记得那时正下着雨,秋天下雨时的空气清爽的很。

虽然免不了弄得头发湿漉漉的,但也赶在雨势变大之前上了车。

看着窗外从毛毛细雨变成了密集的雨帘,把脸贴在车窗上都能感到渗透进来的凉意。

我导在ipad上搞了几集神夏,那时候我俩都是久闻大名却没看过这部剧,尤其是我导这种推理小说爱好者,以为神夏不过是原著重拍就一直没在意,但还是架不住他本科生的强烈推荐。

于是在高铁上,我俩一人一个耳机就这么进入了低配观影模式,不得不说这部剧是真的好看。

另外,当天晚上我导强烈要求我看看文献了解了解明天的会议,但还是没抵抗住诱惑,跟我在酒店把神夏的第一季的最后一集看完了……其间,我导还带了几包他钟爱的咖啡粉。

就鬼使神差地拿了我的杯子去砌咖啡,完事儿端着咖啡回来以后递给我才察觉不对,耷拉着脸说应该是你给我倒咖啡才对吧……我只能回答我导,我第一次当研究生,你也是第一次当研究生导师,没经验没办法。

以至于直到回来那天我导对此事仍然耿耿于怀,专门留了两包咖啡粉没喝,上了高铁就指挥我去给他砌咖啡,以满足他从未享受过的“压榨学生的快感”。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旅行永远是路上的时光最有趣。

学术会议的确跟我想的一样没什么乐趣而言,我导来也是就冲着某场presentation而来,除了第一天下午的那场以外,其余都是在让我挑我喜欢的分会去听,他就坐在我旁边低头看文献玩手机,偶尔在笔记本上划拉两笔,第二天下午还差点睡着了……我倒是挺后悔穿的太过正式,因为根本没人会在意你穿了什么。

我导那身倒是很轻松,我这身连弯腰都费劲,真是煎熬……大部分人都跟我导一样就是普通休闲装来的。

我们前面那位好像也是某个大学的老教授,一直在训他那两个学生,指挥他们做笔记,还要回去做会议报告,好惨。

不过,真正有趣的还是在晚上出去玩的时候。

我导太鼓达人的功底是真的强,真TM帅爆,一群人围着他看的那种帅!这一段非常有意思,不过现在太晚了,要休息了,等以后抽空再来补全~5.31 改了几个错别字,后面的先按下不表,等过一阵子有空了再多写点,可能得到暑假了。

评论读着很有趣,有人感慨我遇到了个好导师,这是肯定的,我很尊敬在研究工作上作为导师的他,也很高兴能遇到在生活中作为朋友的他,他才比我大几岁而已(我上学晚+因病耽搁了一年+他初二直接考上了高中),坐一起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

还有,我们真的是社会主义师生情、社会主义友情……但你们的评论让我怀疑是不是应该去什么晋江之类的地方开发一下自己hhhh……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