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价格品牌,吉他教学教程,吉他曲谱视频
关注520吉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如何写一个反俗套的穿越故事?
时间:2020-03-25     来源:网络资源     标签:

一2009 年初春。

我在走廊上发呆,一个女生走过来,她告诉我,她来自未来,在 2009 年的夏天,我会死掉。

当时我很吃惊,因为最近好像没有精神病院没看好病人的新闻。

我说:姑且相信你吧,但你是?她说:上节课转到你们班的,我叫何露。

我说:上节课我在罚扫地,难怪没看见你。

她说:多干点有意义的事吧,不然等你一死,大家回忆起你,不是在擦玻璃,就是扫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干保洁的。

我说:我热爱这项环保事业。

她说:你还是这么嘴欠。

我来了兴趣,我说:在未来,我有钱吗?我有几个老婆?她摇摇头,说:你死在七月份。

坟头草老高了。

我说:打算怎么拯救我?她说:穿越时空的基本法则,是不可改变历史进程。

我说:所以。

她说:所以?我说:所以你是来看着我死掉的?她想了想,居然很认真的说:是啊。

我转过头去,不搭理她了。

二何露到底是不是未来人,这是个问题。

我好几次去找她,没等我开口,她拍拍我的肩,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哥们,你反正都要死了,就别问我期末考题了,好吗?或者,用看智障的目光看着我,对我说:如果我知道彩票号码,你觉得我会一天天用走的来上学?当高中生是很无聊的一件事,和神经病聊天就有意思多了。

我打定主意,要在夏天到来之前,从她嘴里挖出我的死因,当然,对于我会死这档子事,我完全不信。

那年我才十六岁,我坚定的认为,我会永远年轻,只有我搞死全世界的份。

我走过去,敲敲桌子,问何露:请教一下,你和那个死掉的我是什么关系?她说:朋友。

我说:哪种朋友?她说:你觉得呢?我说:欠你很多钱的那种吧。

她说:你去给我买瓶汽水,我就给你讲讲。

我麻溜的飞奔下楼,买了瓶可乐,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就看到何露坐在窗户边,出神的望着学校的操场。

何露呡了口可乐,很小心的把瓶盖拧上,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她说:我和你曾经是高中同学。

高二的夏天,你死了。

死因,不能告诉你。

我说:知道,不可改变历史进程。

我想了想,又说:不对,那现在班里岂不是有两个你?她说:是的。

我左顾右盼,说:哪呢?哪呢?她说:别看了,我改名字了,也整了容。

我说:你可真够下血本的。

她说:这一切是值得的。

我说:就为了看我死?苍天啊,我一个热爱学习的五好少年,到底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她愣了愣,低下头,说:你别问了。

三难道,那个死掉的我非礼过她?我这样想,是因为非礼被当街枪毙的吗?何露好像总是对我很愧疚的样子,我有次好奇的摸了摸她的脸,问她,何露,去哪整的,就和真的似的?她也没有像其他女同学一样一巴掌盖死我,而是别过头,说:别闹,给我买可乐去。

她很喜欢喝可乐。

恰好我很喜欢逃课,老师看我们玩得近,每逢我消失在课堂,老师就对何露说:去,把叶小白给喊回来。

她甩着马尾跑到教学楼顶,我正躺在天台上晒太阳,身下铺着一张塑料毯子。

她说:你在做什么?我说:做光合作用啊。

她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说:过去一点,你挡住我阳光了。

我丢给她一瓶可乐,她有些诧异。

我说:喝吧,刚买的。

她举起瓶子,对着太阳看了一眼。

小城里的云很多,下午的阳光还不算刺眼。

她说:瓶盖是开着的。

我说:帮你拧开了。

她说:你没往里面吐口水吧?我说:大姐,我是怕你拧不动。

她呡了一口,说,谢了。

她伸开双手撑着地面,仰望天上的白云。

我说,喂,那个死掉的我,也喜欢逃课么?她说:是啊,你因为逃课,罚扫地的日程都排到高三毕业了。

我说:过奖了。

她说:哪句是在夸你?你刚死那会,老师还时不时念叨,这小子地没扫完就走了。

我说:后来呢?她说:后来就没人提起你了。

我说:操,老子尸体还没凉,就全他妈忘记我了?她说:要高考的忙高考,要教课的忙教课,大家都很忙。

我想了想,按她的说法,倒有点像是我被冻结在了那年夏天。

其实这么看待死亡,也挺浪漫的。

我永远在那个夏天里叼着冰棒,看着朋友们长大成人,而我独自摇晃在十六岁的年纪里,无忧无虑,哪也不去。

小城里吹起了风,何露捋了捋头发。

我说:何露,你说的越来越像真的了。

何露没说话。

我说:我死后,我老爸老妈怎么样了?何露低下头,说:你爸妈协议离婚了。

小城里依旧吹着风。

我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有些凝固了。

我支起半个身子,对向她的眼睛,她波澜不惊的望着我,确切来说,是用她标志性的死鱼眼望着我。

我说:何露,你真的是未来来的,对吗?四我父母要离婚这件事,老爸老妈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如果不是我在他们房间里偶然发现了那份离婚协议书,大概我这辈子都会不知道。

只等我某天醒来,身边留了个字条:儿子,你是个大人了,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爱你哦,么么哒。

而我一脸懵逼的发现自己正躺在垃圾场里。

离婚协议上面写着:等到我考上大学,他们就自动解除夫妻关系。

从此我养成了逃课的良好习惯,考试交白卷,上课打瞌睡。

倒不是自暴自弃,我横竖就不考大学了,读上十年八载的高中,看我们仨谁耗得过谁。

按说我这么用心良苦,二老起码要打断我一条腿。

然而到了后来,老爸也不打我了,我拿出一张零分考卷,用「快打死我呀打死我呀」的眼神希冀的看着他,他签上名字,说:加油哦,儿子。

说着用和蔼的目光看我一眼。

我不甘心,狂奔到厨房,我妈在做饭,我一股脑把老醋生抽全砸了。

我妈笑着对我说:傻孩子,妈今天做的是泡面。

我终于崩溃了,高喊着我不要吃泡面啊跑出了家。

我在街上游荡,周六的中午,没有什么路人,大概是都回家吃午饭了。

那天,我突然很想去找何露,这才发现,自己一直不知道她住在哪。

五我在网吧里坐了一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感觉身后站了个人。

我说:装备还可以吧?何露说:这游戏后来倒闭了。

我叹了口气,说:大姐,你就别剧透了,行吗。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