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价格品牌,吉他教学教程,吉他曲谱视频
关注520吉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如何评价《国家宝藏 第二季》第三期(河北博物院)?
时间:2019-12-06     来源:网络资源     标签:

国家宝藏第二季,前两集都很精彩,但相比第一季的内容,还是有个十分不足的地方,就是对文物的解读有些太薄,创作目的有些主观,对主旋律的讴歌有些明显。

简单的说,就是不够纯粹。

作为一个文化节目,这些东西,当然可以有,但从根本上来说,节目还需要更多自然而然一些的东西。

所以之前我总是很担心地处燕赵故国京畿之地、拥有大批精彩馆藏的河北博物院会步第一期故宫博物院和第二期广东省博物馆的后尘,竭尽所能地去杠“大国重器”“文化自信”“燕赵之风”“家国情怀”“东方至尊”之类比较容易把自己引入自言自语歧途的概念。

很开心的是,河北博并没有吹爆自己,他们把姿态,放得很低很低。

“冀”这个字,可以有很多很多种解读方法,他们偏偏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希望。

希望什么呢?在你的生活里,你兴许希望自己能与有情人终成眷属,你兴许希望自己每一次的行动都能顺顺利利,你兴许希望自己每一次定下的目标都能够实现,你兴许希望自己和你的家人朋友都能平平安安,你兴许希望自己能最终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在更大的层面,你,和无数像你一样的中国人,大概最需要一种希望,那就是国泰民安。

这就很高明了。

河北博既不用像粤博那样费尽周折,立意又高过故宫,在观众层面,也容易有共鸣。

佛教里说,人有八种苦,除了五取蕴苦,其他七种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

这一期三件国宝的前世今生,讲的都是有关求不得苦的故事。

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的前世传奇故事里,中山国好不容易凭借着其纵横捭阖的机敏,在齐国“寡人羞与中山并为主,愿与大国伐之,以废其王”(《战国策·中山策·犀首立五王》)的风波中安然无恙地存活下来,又通过伐燕扩疆战争,将国力推向极盛。

中山王厝多么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在未来的乱世中长盛不衰,累积广德,终成万年基业。

可时代并不遂愿,中山王厝死后两年,赵武灵王便开始了对中山国的征战,至中山国都灵寿陷落,中山国也仅延续了十一年。

彩绘散乐浮雕的前世传奇故事里,商女岂不知亡国恨?不过身如飘萍,为人轻贱,只得苟且活着。

活下去,这个世界总会变好吧?可时代并不遂愿,北平政权也仅存在了二十二个年头,更大的视角里,“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吴唐吴越前后蜀,南北两汉闽平楚”,唐朝灭亡后,动乱竟是历经了七十二年的时间,才又重新趋于稳定。

到了那时,不甘的商女们,都早已入了土。

长信宫灯的前世传奇故事里,在七国之乱中看透了世间冷暖的窦太后,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把文景时期那些可贵的精神和教训传递下去,让自己一直热爱汉家天下得已长久,百姓不再饱受内乱之苦。

她去世后,中原大地长期稳定,文学、史学、艺术和科技等领域的成就辉煌灿烂,汉武帝南征北战,东并朝鲜、南据越南、西逾葱岭、北达阴山,开创了汉武盛世的局面,孝宣之治时期,甚至还降服了匈奴,将西域纳入版图,何等辉煌!可在她死后,汉家天下也不过再强盛了一百四十年。

一百四十年以后,外戚世家出身的王莽迅速崛起,还是将西汉王朝化为了历史。

中山王厝也好,商女们也好,窦太后也好,在小剧场的演绎里,他们都是不安的。

和平的奢侈之处,就在于人们常常会忘记自己眼下生活的常态并不是理所当然的。

即便我们中国人所拥有的和平,也不过短短六十年不到。

距离中国上一次对外作战,也不过才过了三十年而已。

距离台湾海峡导弹危机,也不过才过了二十二年而已。

看看阿富汗吧,这个和中国拥有近百公里边境线的国家,至今还处在处在内乱外扰、积贫积弱的恶性循环之中,从人肉炸弹,到汽车炸弹,到神经毒气等等,你能想到的种种令人胆寒的恐袭手段,这个国家都有大量葬身其中的死难者。

那些你认为本应该安全的地方,政府大楼、酒店、寺庙、使领馆、军事基地、警察局、医院、学校,统统都是炸弹们重点光顾的目标。

2017年,这个国家平均每天要遭受五六起恐怖袭击,平均每天有68个无辜的百姓不得不遭受平白无故的伤害,他们中的多数因此丧命。

著名的巴米扬大佛,是当地人的骄傲,即使是成吉思汗铁蹄征服中亚时候,也要对这些佛像心生敬畏。

可是塔利班控制了这个地区后,竟然用炸药把这样的世间瑰宝炸成了碎石。

如果没有中国国内多家文博机构的接力守护,眼下在中国巡展的众多阿富汗国家宝藏就要回到战乱的阿富汗,一次激进的恐怖袭击,就可以把他们炸成巴米扬大佛那样的碎片。

那样的话,许多阿富汗人的国家记忆,便再也寻不见了。

文物修复、文化追溯、文物交流,这集的三个今生故事,都是在岁月静好时才可能去做的事情。

因了祖国这些年来在和平方面的不懈努力,长信宫灯和众多国家宝藏才得以多次出国,向其他国家的人们展示我们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国度的样子。

倘若我们至今依然如同阿富汗一般生活在动乱之中,兴许我们的国家宝藏们,也都要面临和阿富汗国家宝藏们一样的悲惨命运。

我们可能因此听不到那些来自大唐的声音了。

我们可能因此得不到师长们的淳淳教诲了。

我们可能因此看不到那么多重见天日的国宝了。

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生活的所有的希望,都可能因为一场浩劫而化为了泡影。

河北博把长信宫灯放在最后一个解读,是主题的升华,也是一种隐喻。

灯是什么,是光明,也是希望。

希望世界和平。

希望中国国泰民安。

这是非常精彩的一集,谢谢河北博物院。

又及,来说说三个国宝的前世传奇与今生故事吧。

这集三个前世故事,想象的部分和历史延伸的部分,都比较合情合理,让人比较容易能够产生代入感。

三位国宝守护人演技都很在线,我都非常非常的喜欢。

王劲松的环节,开场朝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鞠的那一躬,躬出了对于文化的尊重,他的台风和他的演绎都非常的稳健,把一个历史记载相对比较缺失的中山王厝,演出了丰满的感觉——我想,很长很长时间里,当我读及中山王厝的时候,我都会想到他今晚所演绎的形象了吧。

宋佳的环节,举止很得体,小剧场中扮装也很美,那种柔弱无助的感觉,比起台词,更是能诠释商女的个中滋味,几次哽咽,都让人动容。

原来形象比较扁平的彩绘散乐浮雕(实物真的很扁哈哈哈),变得立体了起来,每一个人物,都因此生动了许多。

美中不足的是伶人之间的冲突,刻意感稍为有点强。

蒋雯丽的窦太后,台词功底很好,是目前所有关于窦太后的影视演绎中,我觉得最精彩的一个,不过灯灵的角色,作用稍微有点儿弱。

今生故事里,三个今生故事选择的人物都不错。

宋佳这一节的展现,是三个今生故事里最好的,不仅有极其精彩的音乐演出,也对浮雕里的乐器做了一部分比较到位的解读。

王劲松这一节的今生故事,师徒情份很是感人,但对于器物的解读,还是少了一些。

蒋雯丽这一节的今生故事,提及阿富汗国宝、组装长信宫灯复制品,都是很好的内容设置,但是,对于器物的解读,也是薄了一点点。

还有还有,本集的音乐好棒啊,吹爆央视爸爸!又又及,长信宫灯的前世传奇故事里,刘启偷偷塞给了窦太后一个东西,如果你看过第一季《国家宝藏》的话,你很容易认出虎符来。

窦太后是否曾手握虎符,似乎历史上没有确切记载。

但是虎符在这里出现,算是埋了一个历史背景。

西汉前期,藩王的实力越来越大,在七国之乱中,藩王们甚至在没有虎符的情况下也能成功出兵。

景帝削藩后,虎符算是又一次具有了无可动摇的效力。

又又又及,甘肃博的馆长在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一节里提到了“中山商人是间谍”,并说了赵国在征服中山的过程中控制了中山国间谍的事情。

整个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其实都有很频繁的间谍活动,也很注意提防别国间谍活动。

魏国人范雎就被怀疑通齐卖魏,差点被魏国相国魏齐鞭笞致死。

中山国间谍这一说,暂时是没有找到出处。

但是在河北博物院的展陈里,是有迹可循的,石家庄地区出土了制币陶范、仿匽刀币、仿蔺布币等,都指向了中山国暗地里对燕赵等邻居有一系列小动作(造假币啊)。

《韩非子》有提及了赵武灵王进攻中山国前的间谍活动。

原文是——赵主父使李疵视中山可攻不也。

还报曰:“中山可伐也。

君不亟伐,将后齐、燕。

”主父曰:“何故可攻?”李疵对曰:“其君见好岩穴之士,所倾盖与车以见穷闾陋巷之士以十数,伉礼下布衣之士以百数矣。

”君曰:“以子言论,是贤君也,安可攻?”疵曰:“不然。

夫好显岩穴之士而朝之,则战士怠于行阵;上尊学者,下士居朝,则农夫惰于田。

战士怠于行阵者,则兵弱也;农夫惰于田者,则国贫也。

兵弱于敌,国贫于内,而不亡者,未之有也。

伐之不亦可乎?”主父曰:“善。

”举兵而伐中山,遂灭也。

——不过李疵是赵国人,跟中山国间谍没啥关系。

又又又又及,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一节里没有细讲这件国宝本身。

其实这件国宝有很多很精彩的细节。

例如,这件作品是分铸成的,有学者统计,这件器物是用78个部件,以22次铸接(36个接点)和48次焊接(56个接点)成形的,一共用了188块泥范和13块泥芯。

又例如,这件文物的龙头与龙颈处,展示了战国时期的斗拱造型。

又又又又又及,彩绘散乐浮雕一节里设计了“定州十三钗”。

“十三钗”自然是为了小剧场效果而设置的,但是定州两个字却是比较还原历史的——彩绘散乐浮雕出自曲阳王处直墓,公元907年,朱温建立后梁,封王处直为北平王。

北平政权正式建立,都城在定州。

王处直这个人,宠信奸佞,昏庸骄横,最终还落了个兵变被囚、被子杀死的结局。

可想而知,他墓里浮雕上那些乐人如果真实存在的话,在他的手下,结局不会好到哪里去。

又又又又又又及,彩绘散乐浮雕上的乐器,除了节目里介绍的曲项琵琶(前排中)、筚篥(后排左三左四)、箜篌(前排右一)、答腊鼓(节目里拿出了羯鼓,后排右三)、拍板(前排左二)之外,还有筝(前排右二)、笙(后排右一)、方响(后排右二)、鼓(前排左一)、横笛(后排左一左二)。

其中有不少,如箜篌、横笛、答腊鼓、曲项琵琶等,都出自西域龟兹、疏勒、波斯等地。

又又又又又又又及,王处直墓里除了彩绘散乐浮雕,还有武士门神、十二生肖、奉侍之类的浮雕十余种。

其中,有一块彩绘奉侍浮雕和彩绘散乐浮雕相对应。

那块彩绘奉侍浮雕上,也有13个侍女,也都捧着不同的东西,如方盒、执壶、拂尘、葵口盏等物。

武士浮雕(秦琼和尉迟恭)94年被盗,几经波折,2000年其中一块在美国准备拍卖时被成功索回,另一块由大收藏家安思远先生无偿捐献给中国。

现在武士浮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陈列中。

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及,黄祎琦大概是中国目前唯一的古木箜篌研制者,他和许碧兰为重现箜篌盛世乐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箜篌曾经失传了很长时间,人们只能从诸如敦煌壁画等壁画浮雕上看到一些箜篌的图样。

奈良的正仓院保存有两架唐代箜篌残件,几乎是孤品,后来,新疆且末扎滚鲁克古墓出土了两件2700年前的箜篌,鄯善县洋海墓地又发掘出两件比较完整的箜篌,这才填补了箜篌出土文物的空白。

黄祎琦不仅重塑了唐箜篌,还改良制作了新型箜篌。

这样的人,居然不能上台和宋佳、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奏家们一起上台念守护国宝的宣誓,真是节目组本集的最大失误。

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及,说说阿富汗。

位于首都喀布尔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曾经拥有超过十万件珍贵文物,其中不乏像“比克拉姆象牙雕像”、“科伊诺尔”钻石这样小有名气的珍宝。

四十年的动乱,导致大量文物被盗窃、劫掠,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肆意破坏和黑市交易里消失于大众的视野。

在中国展出的这两百余件,是阿富汗最珍贵的文物遗存了。

为了让这些国家记忆得以留存,曾经的阿富汗文博工作者们面对塔利班们的严刑拷打始终守口如瓶,不少因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及,“我们现在有的你们迟早会有,但是你们曾经有的,我们永远都不会有。

”这话听着提气,也很感人。

但从1787年才建国的美国那里说出来,有点儿心疼他们……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