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柏拉图认为“文艺是不真实的”,你怎么看?

首先,对于柏拉图所得此结论做一个简单的梳理。

柏拉图是一位客观唯心主义的哲学家,他的思想充满了神秘玄妙的色彩,他追求着至高的美,上帝的圣洁,一种人类现实世界永远无法企及的境界,这是一种最高的“理式”。

其他万物皆是对理式的模仿,自然就不是最真实的,而且一旦称之为模仿便不能全部惟妙惟肖,只是取原物部分。

柏拉图最有名的“床喻”即是具体的阐明。

“床”的理式是最真实的,现实中木匠所造的床是对“床”理式的部分模仿,而艺术家、画家笔下的床又是对现实中床的模仿,是模仿的模仿,与真实的“理式”隔了三层。

如此看来这样虚幻的不真实之物又怎能独得柏拉图的青睐呢?在柏拉图心里最接近神的才是最美的,他是最接近神的灵魂。

对现实世界的否定贯穿着柏拉图的整个思想。

从另一个角度讲,柏拉图虽认为文艺的模仿是不可靠的,但是也从侧面承认了文艺是对现实世界的反映,即使只是部分反映。

“镜子说”便是在柏拉图这里生出萌芽。

此外可以看出柏拉图对文艺有着一种期待,更高的期待,他希望文艺能够完美地反映现实,柏拉图在追求一种真实性。

那么便回到题主所问题目中地关键词——真实。

什么是真实?对于文艺来说什么才是真实?关于“真实性”地问题直到如今都是美学界、文学界无法定论地问题。

但是我们都会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文艺不同于科学,文艺的真实也一定不能用科学地客观准确性来衡量。

是的,总说文艺是通过具体个别来反映生活的本质和规律,这就是艺术地真实。

但是科学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科学也是对本质和规律地探求,一个公式便揭示出万物运行地规律。

因而这一定义并不能昭示文艺真实地独特性。

我想断用亚里士多德所提“合情合理“四字来说明文艺真实。

合理,即是符合生活经验,它是由一种客观规律在的,是可被人接受、理解。

作家可以虚构,但是要有生活逻辑在内。

《红楼梦》中建筑精美良多,”稻香村“是其中之一,孤立看起来,那黄泥墙,那茅屋,那青篱,那菜园,俨然一农舍。

贾政见此赞叹不已,说:”倒是此处有些道理。

“但贾宝玉不以为然:”此处置一田庄,分明见得人力穿凿扭捏而成,下无通事之桥,峭然孤出,似非大观。

“这段话是十分有见地的。

”天然“与否不在局部真实而是符合事物内在联系。

”稻香村“作为一农舍放在大观园中与那些雕梁画栋、楼台亭榭连在一起是不合理的。

因而”非其地而强为地,非其山而强为山“是无法表现真实的。

“合理“之外“合情”是更重要的。

所谓”合情“是指艺术作品的感情真挚,反映出真切的感受、真诚的意向。

李白的诗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诗句,按合理性来看完全是出格的,但感情是真的。

若写”黄河之水巴颜喀拉山来“这倒不假,但是味道终究不可比。

艺术的的真实既要有客观的规律可循,又要有主观的真情在,二者和谐统一才是艺术想要触及的真心。

以上是笔者一些浅谈,关于这一议题纷纭复杂,百家百说。

若觉文章有所启发,望不吝点赞。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诸位笔友留言交流,谈谈自己的看法。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