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天生是优我》会给出中国偶像女团养成的其他模式吗?

?世界范围内,成功的偶像女团具有全球性的吸金能力,但至今中国偶像女团在世界市场中分得的空间仍然十分有限。

目前,中国女团的养成模式基本集中于“O2O模式”一种,而“团综模式”则鲜有成功案例。

本文造访《天生是优我》节目发布会与录制现场,试图了解这档欲以“团综模式”养成比肩全球女团的节目,是否有实现其初衷的可能。

本文共计3224字,建议阅读时间5分钟。

在粉丝经济中,女团的盈利能力绝对不容小觑。

2016年10月9日,美国娱乐专业媒体Celebmix发布全球历代女团巡演卖出额Top10,其中美国女团TLC以FanMail Tour的82.9百万美元(约5.6亿人民币)收入拔得头筹,韩国团体少女时代则在10席中占据5席,仅凭上榜巡演一项已经揽获超过7亿人民币!表1:全球历代女团巡演卖出额Top10那么,为什么女团有如此强劲的吸睛与吸金能力?有心理学人士指出,这是因为“拉拉队效应”(cheerleader effect) 因为“人对于出现在群体中的脸的评价,会高于同一张脸单独出现的时候。

也就是说,样貌这个东西是有‘群体加成’的,放在人堆里就会显得更好看。

”国外成功案例不胜枚举,中国娱乐市场自然也看到女团在粉丝经济中的蓝海空间。

然而自2011年起,直至2015年出现女团爆发式增长,除了Lunar与SNH48较有知名度外,绝大多数的女团仍停留在不温不火的尴尬之境。

表2:中国本土偶像女团不完全统计但2017或许是中国本土偶像女团最好的时候。

一面是市场不饱和的现状,一面则是近年来国内市场不断试水所累积下的经验铺路,似乎天时已备。

对于偶像女团来说,成败的重中之重在其运营模式。

SNH48的成功得益于它有一成套“可面对偶像”O2O运营模式:一方面,通过握手会、年度总选举、综艺节目、微博建设聚集人气;一方面,通过剧场公演、周边产品、外务演出、网络电视剧获得盈利。

目前国内诸多偶像女团都争相效仿这一模式,但效果都没有超过SNH48。

除此之外,在日韩台还有另外一种模式——为偶像团体量身打造“团综”,以综艺节目助产偶像团体或进一步升华人气。

例如,韩国少女时代就是凭借综艺《少女去上学》为其出道积累大量人气,台湾的黑涩会美眉与棒棒糖男孩也是各自从《我爱黑涩会》与《模范棒棒堂》养成而出。

表3:日韩台偶像团体综艺节目不完全统计其实,2016年国内已对这一模式展开探索,但真实结果却不理想。

偶像女团养成类节目中,除《蜜蜂少女队》所对应的团体“蜜蜂少女队”成功出道并时有新闻外,其他几个节目所养成的女团目前几乎鲜有新闻。

表4:国内女子团综及其团体现状对照表而到了2017年,这个原本在韩国偶像女团退潮中最有市场机会的时候,全国目前暂时只有一档女团养成真人秀节目——《天生是优我》,由《蜜蜂少女队》原班人马打造。

其背后原因不知是否与去年大面积试水,效果却未有达标、后续造星能力乏力有关。

那么,这档节目是否能在《蜜蜂少女队》的试错经验之上有所改良,并上升为更健全的“团综养成模式”,实现团综的根本宗旨——女团造星?是否会开创中国偶像女团除当下O2O模式之外的另一种玩法?是否会的确实现其节目的立意原点——打造一支比肩国际偶像女团的中国女团?《天生是优我》先导片抱着这些好奇,传媒1号(id:zcfhxy)参与了3月31日《天生是优我》的节目发布会与节目现场录制。

一天的观察下来,我认为以下几点是这个节目在探索女团的“团综养成模式”中可供留意的:做聪明而到位的减法《天生是优我》删繁就简了两个很重要的节目元素:第一:节目中没有任何选手淘汰。

从节目伊始,所有的成员就已经组成了“优我少女”团体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节目没有悬念与竞争,她们需要做的,是在预赛、资格赛、总决赛三大阶段中竞争更多的出镜资源;第二:节目中仅有一名“总教头”——罗志祥。

这也意味着所有节目中的悬念与竞争的矛盾、看点都集中少女之间:无论是“优我少女”团队的内部,或者“优我少女”与罗志祥的磨合,亦或“优我少女”与六国女团的对抗。

我认为,《天生是优我》做得最聪明的就是减法。

所谓“团综”,其根本核心是为了养成未来有可持续深耕价值的偶像团体,节目仅仅是这一粉丝经济链条上第一环的宣传窗口,因此其核心目的就是把偶像团体“养成熟”了,养得人尽皆知了,而非如其他形式的偏题。

而这档节目把12期3个月的节目容量,几乎全部都交给了这13位“优我少女”,通过舞台竞演+生活纪录真人秀的双重视角,给到观众足够立体、多面、足够时长的对她们的了解甚至共情,这才是能“养成”的起点。

会让渡与养成的教头有了《蜜蜂少女队》的执行经验,到了《天生是优我》,节目组似乎有了更清晰的寻找教头的方向与嗅觉。

那么,节目组对教头开出的硬性条件是什么呢?“第一,一定要是对电视综艺有足够了解的;第二,一定要是能够代表目前华语乐坛流行指标且具有高活跃粉丝的;第三,一定是唱跳全能且具有现代舞台表演和设计能力的;第四,一定是对艺能和艺德有充分自我认知的。

”按照这四条标准,节目组为“优我少女”找来了罗志祥作为总教头。

然而,在我看来还有一条更为重要:“一定要懂得收敛自己作为明星的光芒,把更多的舞台让渡给少女团体的”。

这正是我在发布会上分外动容的一点:发布会上安排了一个“优我少女”、罗志祥与京东吉祥物“Joy”PK谁能最快把贴在身上的京东贴纸甩下来的游戏,“优我少女”有的动作非常大地甩落贴纸,显得几分类似Anglababy玩《跑男》时女汉子的综艺感,有的则顺势跟着音乐展现自己的舞蹈功底与肢体魅力,而这时的罗志祥则非常克制自己的动作,默默走到舞台边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带的女团各自争夺闪光灯。

我想,他分外清楚自己的任何举动都会是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而他必须把这个焦点让渡给他要养成的女团。

的确,似乎一时之间我想不到比罗志祥更适合养成女团的艺人:首先,身为一个阳光帅气、魅力十足的男星,他与13名少女朝夕相处必然会产生微妙的化学效应;其次,罗志祥本就出自男团,他笑说“我们曾经也是立志要红遍全世界的男团,不是没实现么,所以就来打造她们了”;再次,罗志祥恐怕是偶像明星中集跳唱实力、舞台经验与综艺感综合能力最强之选,尤其在综艺感上,难出其右;最后,我认为十分重要的是罗志祥的情商,摸爬滚打娱乐圈23载的他非常清楚,娱乐圈的生存之道并非仅依凭超高的艺能,还需要极高的艺德修养。

在发布会临近结束时,要拍现场大合照,舞台上因为之前的游戏散落了一地的京东贴纸,“优我少女”自觉地拾起贴纸,主持人说其实没有关系,而罗志祥却用不是很大声的音量说,她们是对的,这是对舞台的尊重,也是对赞助商的尊重。

国际化的视野与切磋韩国有少女时代,日本有AKB48,美国有天命真女,英国有辣妹,中国呢?据介绍,这个节目是有一个缘起的愿景,“我们需要一支中国自己的女团,我们需要为华人形象的全球化而努力,我们需要为中国年轻人的积极形象塑造典型,做最强国产直面海外流行文化入侵,用国际化思维打造最强国产女团”。

而节目的模式创意,也正是在这个宏大的愿景之下生发出来:在经过若干期节目的内部训练之后,“优我少女”将与六国女团进行切磋讨教,在总数12期的节目中,“六国讨教赛”占据了一半的篇幅。

传媒1号(id:zcfhxy)参与观看现场录制的,是“优我少女”与阿根廷国宝级偶像团体“莫拉戈多伊”进行切磋。

该女团在阿根廷身负盛名,且是美国好莱坞签约的探戈女王。

当我们已然习惯了日韩系、欧美系的女团模式之后,的确看到这样一种飞扬、高端、热情如火的女团表演时,才突然会意识到,原来女团的可能性,并不止于“萌萌哒”,“宅男系”,它还有无限可能,而这正是多国碰撞、特别是我们非熟稔的模式碰撞,所能带来的想象与进益。

客观来说,中国目前的造星体系尚未成熟,更难与日韩英美等娱乐产业发达的一线国家抗衡。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失衡的抗衡才让节目具备了看点,也或将因为此般的压力、鲜明的对比而倒逼产业的迅速催熟。

而是否“优我少女”能如当年《最强大脑》的中国战队选手,激起观众对于国家荣誉感的热血澎湃,就要拭目以待了。

结论2016年,中国综艺市场上烈火烹油地炒起了一阵“偶像团体养成热”,而除了“蜜蜂少女队”之外,大多团体却荒腔走板地随着节目的落幕消失于视野。

或许是投资过热之后的资本退潮与理性回归,到了2017年女团养成类节目只剩下了一枝独秀的《天生是优我》。

而它,会开辟一条以电视团综为入口的女团模式,再带动起下一股“偶像团体养成热”,最好形成诸如日韩团综与偶像团体之间良性循环的模式么?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