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在台湾出道的大陆民谣歌手:用吉他和文字述说音乐故事

中新社北京8月23日电 题:在台湾出道的大陆民谣歌手:用吉他和文字述说音乐故事今年北京的夏天湿热、多雨。

对刚结束全国巡演的民谣歌手郑兴来说,这样的天气很熟悉——多雨的台北给其音乐创作带来灵感。

src=中新社记者专访。

作为近年少数在台湾出道、再被家乡乐迷熟悉的大陆歌手,他总结,这个过程存在许多偶然因素,但对唱歌的热爱是贯穿始终的选择。

中新社记者 王捷先 摄 src=近日,发表专辑《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的民谣歌手郑兴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

作为近年少数在台湾出道、再被家乡乐迷熟悉的大陆歌手,他总结,这个过程存在许多偶然因素,但对唱歌的热爱是贯穿始终的选择。

中新社记者 王捷先 摄 /近日,发表专辑《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的民谣歌手郑兴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

中新社记者 王捷先 摄2012年,还在中国传媒大学读本科的郑兴,首次来到台湾世新大学作交换生。

第一天下课后遇上瓢泼大雨,错过校车,独自沿着悠长的山路走回宿舍的经历让他难忘。

之后,就读台湾政治大学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的两年,他尝试网上众筹,完成人生的首张专辑,并获得第29届金曲奖最佳新人、年度专辑等奖项的提名。

作为近年少数在台湾出道、再被家乡乐迷熟悉的大陆歌手,郑兴称这个过程存在许多偶然因素,但对唱歌的热爱是贯穿始终的选择。

今年7月开始大陆巡演后,他意识到自己比以前“有名”了,金曲奖带来的人气让巡演的观众规模远胜以往。

这位性格腼腆的民谣音乐人坦言,从一名大学生到开办小型演唱会的出道歌手,这些年的经历自己曾经不敢想象。

身为扬州人,一路在北京、台北学习、深造,唱歌是伴随其读书生涯的最大爱好。

高中时,还不会弹吉他的郑兴写下处女作《城南》;大学期间,他参加“广院之春”校园歌唱比赛,获得全场掌声;到台湾后,郑兴报名历史悠久的台政大“金旋奖”比赛,严肃、成熟的创作引起专业制作人注意。

专辑中,他刻意将台北长途公交与北京地铁上的到站广播录入专辑,强调时空转换、突出环境认知,旅途是其音乐的另一个具体意象。

郑兴甚至将第一次的小型音乐会办在一趟由台北开往花莲的列车上,名为“都市灵光快闪”。

用他的话说,这是“穿越季节和纬度的变换,倒转故乡与异乡的梦境”。

src=中新社记者专访。

作为近年少数在台湾出道、再被家乡乐迷熟悉的大陆歌手,他总结,这个过程存在许多偶然因素,但对唱歌的热爱是贯穿始终的选择。

中新社记者 王捷先 摄 src=近日,发表专辑《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的民谣歌手郑兴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

作为近年少数在台湾出道、再被家乡乐迷熟悉的大陆歌手,他总结,这个过程存在许多偶然因素,但对唱歌的热爱是贯穿始终的选择。

中新社记者 王捷先 摄 /近日,发表专辑《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的民谣歌手郑兴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

中新社记者 王捷先 摄研究生二年级时,郑兴赴花莲参与“东海岸音乐创作营”。

五天四夜,望着太平洋上的日月星辰,想象半个多世纪来被海峡隔绝的相爱之人,因无法团聚陷入悲伤和遗憾,他写下了《爱人》,其中一句歌词提到:“不是说时间会抚平所有的伤痕?可为何海峡不肯把爱还给我们?”和大学时期创作“小情小爱”歌曲明显不同,这位年轻人近年的作品更加关注外部世界。

专业乐评人评价,郑兴的歌曲写出了道地的台湾民谣风。

郑兴却说,上世纪70年代,台湾音乐人希望挣脱西洋音乐的一贯路径发起“民歌运动”,这是后来人们对于台湾民谣的传统印象;可当下,已很难定义台湾民谣的全相。

在一片土地上发出最原始、最质朴的声音才是民谣的内核,“我更愿意说,这是我在台湾做出来的东西”。

现在,他常居扬州,也会因演出四处奔波。

在所处地域的不断切换中,这位内向的歌者继续尝试用吉他和文字述说更大格局的音乐故事。

(完)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