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在赖声川的吉他伴奏下老狼唱着民谣回忆起青春和爱情

学生时代,赖声川曾经玩音乐多年。

多年来赖声川第一次在公众场合抱起了吉他,自弹自唱之外,为老狼伴奏了好几首曲子。

其间,老狼唱了一首《最后的拥抱》作为礼物,这是赖声川担任音乐总监的音乐剧《恋恋香格里拉》主题曲。

12月5日,该剧将作为上剧场两周年大庆的剧目上演。

老狼做客”丁乃竺的会客厅”。

本文图片由主办方提供青春和爱情都曾经和音乐作伴作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老狼和他的校园民谣曾经是一个时代的“诗和远方”。

在赖声川和他妻子丁乃竺面前,老狼回忆了自己青春时代的很多乐队记忆,讲起了他和高晓松的相识、争吵、和解。

当年在尖叫和欢呼中度过不羁青春的老狼,如今却对自己的奶爸生活甘之如饴。

他坦然讲起自己和妻子潘茜从中学时代就开始的爱情长跑,也和赖声川、丁乃竺愉快分享了那个需要借助鸿雁传书谈情说爱的青春年代。

而赖声川的学生时代同样和音乐相伴,他是校园名人,因为能弹会唱。

而他和丁乃竺43年前的第一次相遇也是因为音乐。

彼时,赖声川在忠孝东路一个叫“艾迪亚”的咖啡馆唱歌,丁乃竺见到他时,他正抱着吉他坐在地上,在阳光里腼腆地冲丁乃竺打招呼。

丁乃竺说,直到现在,赖声川每次遇到了创作瓶颈的时候,他都会在音乐和旅行中,在空间的转换中找到突破点,“他是一个没有音乐就不能工作的人。

”赖声川聊起当下的音乐,赖声川和老狼似乎都眷恋着过往的那个岁月。

丁乃竺感慨,在我们的年代、你们年轻的岁月,那时候不太讲究物质。

老狼回答说,那个时候荷尔蒙的力量最大。

而赖声川则感慨这个时代再也听不到自己喜欢的音乐,大家似乎都在为了商业目的创作,音乐是被计算出来的。

老狼也深有同感,“国内的流行音乐在退步。

不是说音乐创作上的退步。

整个是意识上的退步。

缺乏一种革命精神。

”他说:“我们总在被被引导。

比如现在什么火,大家就听什么。

其实应该用自己的耳朵发现自己的声音。

其实我认识很多音乐家,没什么名气,但是音乐做的很好。

”或许是因为对音乐共同的爱,也或许是聊得投机。

这一晚,两人玩兴甚浓,合作弹唱了好几首曲子,一首蓝调《鸟儿的幻想》、一首民谣《爱的箴言》。

接近尾声时,老狼邀请全场观众齐唱起《同桌的你》和《恋恋风尘》,场面甚是感人。

丁乃竺:我的朋友告诉我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就是老狼。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可不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老狼:大学三年级,我们会聚会、唱歌、弹吉他。

我一个朋友问我,你想不想去一个摇滚乐队试一试。

我当时特别喜欢摇滚,而且弹吉他它特别吸引异性的注意力,所以有机会参加乐队我很高兴。

我跟高晓松就约在北京建筑设计院的门口。

那是1990年,一个带着草帽、穿着拖鞋的人就来了。

那人说,你就是老狼啊。

然后就去了我家,我唱了一首张雨生的《天天想你》,唱一半他说,就你了。

然后我就成了乐队的主唱。

他说,那我给你唱几首我乐队自己写的歌。

那年我22岁。

那时候的校园挺浪漫的,非常不切实际,那时候最受崇拜的是诗人、歌手、体育明星。

可能学习成绩好要排到最后了。

那时候大学有一个围墙保护着大学,叫象牙塔,跟社会接触也没有那么多。

老狼:确实有,但是其实很多争吵是被媒体放大。

只有亲近的人才吵架,如果是陌生人是不会这么激烈吵架的。

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后来就开始摔杯砸碗了。

当时火了魔岩三杰。

高晓松总是说:谁牛逼。

还没喝酒他就说都挺牛逼的,等喝多了他就说他们都牛逼也没我牛逼。

老狼:吵架其实是一种语言的快感,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

当时谁也控制不了。

大家再一起碰到,就哈哈一笑。

老狼:是,我妈妈是学作曲的。

我上中学年代,大概84、85年的时候,我当时生活在乐团的宿舍里面,都是筒子楼,各个音乐家住在里面。

上中学的时候,就在走廊里面做作业,当时有个歌手叫孙国庆,他是当时广播交响乐团是拉double bass的,后来喜欢弹吉他、唱歌。

那时候走廊很长,有自然的混响,当时我就特别羡慕。

老狼其实走廊文化在当时的大陆特别流行,学校宿舍里面,就会有水房歌手。

水房其实就是盥洗室,很长的走廊,自然混响,很多喜欢在那个走廊里面玩。

到高中的时候有了一把自己的吉他,喜欢自己唱歌。

听了很多来自台湾的流行音乐,像刘文正、黄仲昆,齐秦、李宗盛。

老狼:高中时代她在学校里面写歌,她也参加合唱队,在一个学校的汇演,我就注意到了这个女生。

我为了追求她花了很长时间。

也不算初恋,其实她也知道。

我高三就认识她,她高一。

我现在回忆起来,特别像《闪亮的日子》,在那个年代看到的形象在心目中都是发光的。

《80年代中学生》是我朋友的摄影集,他在北京的好几个中学拍摄了四五年时间。

我一下子想起我们中学时代那种感觉。

那种青砖的路啊,大树啊。

有一幅是刚下完雨,场地上很多积水,有一个穿白裙子的女生在操场上走,背影映在积水中倒影出来。

我就觉得很像我太太的背影。

我拿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特别感动,有一个细节,我看到一个白衬衫的男生在看书,我后来觉得那个就是我。

我和她第一次约会就迟到了2个小时。

她说她忘了。

她当时还有个男朋友。

当时候就得横刀夺爱,结果夺爱成功了。

后来我跟他前男友还成了好朋友。

老狼:其实爱情这个,其实很难描述,在最初的时候特别美好,中间经历过时间之后,其实里面掺杂了很多别的东西。

人生啊、岁月啊、经验啊。

我没有因为两地分隔而散,可能因为少年时代太坚固了。

那个时代还要写信,这点我是最感动的。

赖声川:我们如果分开就会每天一封信。

海陆的信件比较便宜,就要两个月,航空贵,也要5天。

时间概念不同的时候,你也还是接受了。

老狼:我觉得旧时代的爱情跟现代不一样,鸿雁传书的感觉,特别好。

你要等待邮递员,把它送到那儿,再等到她看到再回信,然后再看到。

丁乃竺:那个年代,维系感情真的不是很容易的。

距离真的是最大的杀手。

在美国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她在美国也有找到工作。

你用什么东西,动之以情,晓以大义?老狼:我当时希望她留在美国。

我当时记得她在Yahoo,我1995年在万体馆演出,接到她的电话,她说我辞去了Yahoo的工作,但是我股票大概亏了400万美元。

我当时有点复杂,又感动,又失落。

这400万美元我得演多少出才能赚到。

老狼:她是1999年回来的。

她离开yahoo以后去了香港纪录片导演张婉婷的工作室,她说这样的话我可以常常出差,去香港,离内地近了,就可以见你。

我们认识,到结婚,1987年认识,到2004年,一共17年。

网上流传了太多所谓的我的爱情故事。

但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好的爱情楷模,在这漫长的等待的岁月很多次我都要放弃。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