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演出推荐 从殿堂级乐队吉他手到多维跨界的音乐冒险家

”。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真挚地表达了Serge所选择的音乐道路,让他的人生充满欣喜的自然心态。

在对谈中,Serge又说:“”。

影片中Serge的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堪称经典,足以打动每一个人。

这样不禁让我们好奇,Serge到底拥有怎样的“我们最初对Serge的了解是,他在法国曾经拥有一支殿堂级的奠基石般的摇滚乐队—“黑色欲望”(Noir Dsir)乐队。

1980年,乐队由Serge与Cantat创立组建,那时候的Serge有着十年的古典吉他功底,担任起了乐队的吉他手和创作核心。

当时什么乐器都还不会的Cantat担任起了主唱。

那时候Serge非常喜欢Jimi Hendrix 和 theWho,乐队成立初期也深受他们影响。

在那个实体专辑的销量还是衡量乐队影响力重要标准的年代,乐队拥有两张双白金认证专辑和三张黄金认证专辑。

他们的音乐也影响了诸多法国音乐家,比如Cali,Louise Attaque 和 Miossec等等。

被认为是法国摇滚史是最伟大的乐队之一。

1994年1月,乐队现场专辑《Dies Irae》发布,十足地展现了乐队演出现场的狂热,然而这次巡演对主唱Cantat的声带造成了伤害,不得不选择接受手术。

之后乐队随之决定休息一年。

也正在那个时候,Serge利用休息的业余时间录制发行了个人Solo专辑《Silence Radio》。

个人音乐计划的开始,也是Serge音乐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开始主动地改变自己的音乐轨迹。

乐队活跃时期,几乎每天都会演出,生活完全与音乐、与演出绑定在了一起。

Serge在此之中仍旧感到了一丝“缺失”,所以才有了个人专辑的诞生。

Serge也很清楚,音乐是他擅长的方式,也是他最直接的与外界沟通的方式。

而为了更好的与外界沟通,就必须积累更多的音乐词汇。

Serge选择了一种“碰撞”的方式去实现它。

Serge并没有选择将自己置于围墙之中,而是用更开放的姿态去接收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流派、不同文化背景的音乐信息。

选择在这种“碰撞”中丰富自己的音乐词汇,寻找某一种感觉,一种无法想象的感觉。

Serge也意识到,舞台是一个无比奇妙的地方,素不相识的音乐人也可以在即兴表演中有所交流,甚至可以通过音乐认识彼此。

在即兴演出中,Serge在表演之前往往不会为此做特别的准备,几乎是“毫无准备”直接上台演出的。

而即兴演出中,Serge会去感受对方的表达,在乐曲中思考,然后给予准确的回应。

“Serge绝不会随意弹奏任何一个音符,他像一个猎人一样,总是无比精准的发射自己的感受”,这是谢玉岗在和Serge两次合作后,给予的评价。

很多人可能错误的理解了即兴演出的“毫无准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Serge的即兴演出并非“毫无准备”,而是他一直都在准备着,他的每一次即兴演出都在为自己积累更多的音乐词汇,好在下一次的演出中“回应”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音乐家传递的讯息。

作为一位年近六旬的“音乐怪老头”,Serge Teyssot-Gay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甚至提早1-2年把所有合作项目、即兴演出、录音计划都安排的非常清晰。

现在,他每年会有十余个合作项目,除了二重奏的合作,Serge也会尝试三重奏或是五重奏。

除了摇滚乐,他也会尝试与电影原声、爵士音乐、世界音乐、前卫音乐、甚至嘻哈音乐的融合。

下面就来介绍几个Serge不同的跨界项目。

Serge和鼓手Cyril在2005年组成了Zone Libre乐队,在2017年底发行的《Standing in the ropes》中,Marc(来自组合La Canaille的Rapper)加入Zone Libra来进行一个以诗为内容的演出。

Aim Csaire的诗歌作品《Return to My Native Land》是Marc多年来的枕边读物。

他选择了其中的一些片段,关于反抗和愤怒的部分随机的出现在整场即兴演出中。

以一个完全独创的,迷人的方式来解读Csaire的作品。

他读出的每一句深刻的诗句都完美的与吉他手和鼓手演奏的音符契合且产生共鸣。

在Serge和日本“鹤田流萨摩琵琶”表演者西原鶴真的合作项目“Kintsugi”中,他们试图将东西方文化联合起来,共同探索音乐之中传统和现代的界限。

这个项目中运用了吉他、大提琴、琵琶。

没有乐谱,三人根据彼此传递的信息即兴演奏。

影片中不仅有着某种暴力情感的宣泄,也不乏宣泄之后一种旭日升起的希望。

Serge也热衷于与不同艺术之间的跨界合作,这会让他的音乐语言变得很不一样。

音乐家之间自然有一些熟悉的语音,交流起来并不会很困难。

而对于画家,Serge并不清楚他们的表达方式,而他依旧会去尝试进行某种交流,这种交流不在常态下能触及的地方,在别处。

很有创造性,也使得他的音乐词汇抵达了一个新的维度。

音乐中不应该只去关心常态的事物,应该更多地去寻找一些有趣的、特别的、不同的存在。

吉他是贯穿所有这些合作中亘久不变的主题,和吉他一起不断学习与进步是Serge至始至终未曾改变的目的。

在与诸多艺术家跨界合作中,他们的才能和展现艺术的方法也在不断充实着Serge的音乐词汇。

而关于所有这些合作,Serge认为:“遇到最糟糕的结果,也会是一次很好的体验。

而最好的结果,则是一段故事的开端…”Serge认为:当代的音乐产业破坏了音乐的多样性,导致每个时代总是流行同一种声音、同一种表达。

这原本不是什么问题,但是现在这种主流音乐(随着音乐产业的发展)遍布的更加广泛,到处都是,就抹杀了多样性。

而且流媒体的问题也很大,这虽说可以让你随时找到你想要的音乐,但是音乐人往往什么都得不到。

而Serge的音乐有着某种“反常”的特质,人们去看他的演出,往往对他即将演出的内容一无所知,也就意味着人们开始接受Serge的这种“反常”了。

他希望听众也能参与到音乐中来,改变欣赏音乐的方式,不去接受音乐产业流水线上的东西。

Serge有自己的音乐厂牌Interval Triton,一直在做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而并非想要卖掉的音乐。

而对于真正合作唱片的音乐人,Serge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接触标准,他希望完全理解合作音乐人的生活、童年、阅读习惯、生存环境等一切相关,这样他才能不仅仅从音乐的层面,而从完整的人性的角度,去深层次的理解、创作、交融在一起。

2016年,在两场即兴演出后,他认识了谢玉岗,并和谢玉岗一起生活了几天,他们聊了很多很多,当时Serge的英文还非常不好,离开大连的时候,Serge告诉谢玉岗:我们要一起做一张唱片,我要为你学习英文。

这段深厚的友谊就此结下。

2017年,在录制专辑的筹备前期,Serge告诉谢玉岗,他一直在想着中国的黄海,旅顺,谢玉岗生活的地方,在他巴黎的花园里,他感觉到心中有一处巴黎和大连结合在一起的地方,安静的出现了,这样很好。

11月,谢玉岗来到巴黎,和Serge一起在他巴黎的家继续生活录音了6天,他们完成了这张《一帧世纪》。

结束录音的时候,谢玉岗说:我们做的是“严肃音乐”,这意味着我们不是开玩笑的,是极其认真的在做这件事情。

这张唱片,不是商业音乐,甚至都不是拿来消遣的,他是我们生活、哲学、音乐的共同思考,我们想传递的。

2018年5月,Serge Teyssot-Gay将第三次来到中国,与惘闻乐队吉他手谢玉岗一起完成一次特别的巡演。

两位“真正的音乐人”的现场,应该是你不想错过的: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