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周云蓬称民谣更有中国味 木吉他曾是时代缩影

4月23日,由网易音乐频道独家网络支持的“民谣在路上”全国巡演将在北京星光现场音乐厅拉开帷幕。

这一横跨北京、上海、青岛、武汉、南京等10个城市的大规模民谣巡演集合了万晓利、周云蓬、李志、钟立风、冬子、山人、马条等众多中国内地民谣唱作人,这样的阵容可以说是代表了当下中国民谣音乐的高水平。

网易娱乐:欢迎收看网易娱乐《超级面对面》,今天我们来聊一聊,4月23日,“民谣在路上”全国巡演即将在十个城市展开,今天我们请来几个好朋友一起聊一聊民谣。

首先介绍一下今天来到直播室的嘉宾,坐在我旁边的是著名的民谣歌手周云蓬周老师。

周云蓬:轻便的呗,非常自在的、简单的那种,这种定义也不好定义,我也是乱定义(笑)。

周云蓬:跟社会现实结合得更紧密一点,反应更快一点,对现实生活事件(的表达)……网易娱乐:卢总培养了很多不同风格的民谣歌手,不知道你在培养歌手时会不会针对他们自身的特点做不同派别卢中强:首先这不是培养,我们当时签下万晓利,后来做苏阳,这些艺人都是我很尊重的音乐家,在和我合作之前他们都有一套非常完整的音乐体系,相对完整的世界观、价值观,我们只不过是起了一个服务和辅助的作用,推广,在更大层面上让大家知道这些好的艺人,仅仅是这样的功能。

网易娱乐:刘洋经常在电台上播放歌曲,也会挑选很多符合本土原创的歌曲给大家听,不知道你在为听众挑选歌曲时会挑选什么类型的歌曲?刘洋:实际上这个城市很特别,(在)广东省,南方城市,大家以为一定会是以粤语为主,但恰恰相反,北方文化在深圳可以说是占据主导位置,我们电台播粤语歌曲特别少,一般是以播普通话歌曲为主。

让我很吃惊的是,在节目播出过程中,从短信反应上来看,民谣音乐在深圳占有非常巨大的市场,像深圳的“根据地酒吧”、“粉色酒吧”等都会邀请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民谣音乐人在那边演出。

我相信全国几乎所有的民谣音乐人和乐队都在深圳有过多次演出,而且效果还都非常好。

卢中强:我来做一个补充,刘洋有一档节目叫“空中歌飞扬(音)”,在南方算是比较权威的排行榜,其实刘洋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广民谣,这次我们整个演出的构成比较奇怪,平媒我们选择了《南方都市报》,电台整个合作方选择了刘洋这一块的“飞扬971”和“空中歌飞扬”,这两年民谣在深圳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趋势,在北京大多还停留在Livehouse”的演出,在深圳基本上都是音乐厅,甚至是1700人的音乐厅,像李健,座无虚席,票房特别好,这在目前真的是挺让人振奋的事儿,在广州都见不到这样的。

这次我们在最后一站,为什么选在深圳1700人的音乐厅,因为刘洋觉得这个票房根本没有问题,而且我们在深圳定的价格是其他城市的四倍。

王小山:我觉得是一回事,首先,比如老周他们这些人,首先是一个诗人,同时也是一个歌手,是一样的,老周假如能获个文学奖,我一点儿都不意外。

网易娱乐:这次巡演也是两家合作来推广,涉及了十个城市,给大家具体介绍一下情况吧。

卢中强:青岛是在青岛音乐厅,南京是南艺音乐厅,在杭州,今年正好赶上一周音乐节,5月28日整个一天的单元就是榕树下的“民谣在路上”,广州也将会是个音乐厅,深圳最后收尾,是最大的音乐厅,为什么这次我们一直选择音乐厅、选择剧场,而且我们希望这次能够制作得更加精良,包括舞美,尤其灯光、音响这块,对于音响这块我们考虑得比较多,我们认为时机到了,就像当时话剧突然一下繁荣,小剧场、大剧场都有,整个开始波及到全国所有一线城市。

我觉得现在在所有音乐门类中,只有民谣具备这样的可能,而且完全能够看见。

王小山:首先还是喜欢吧,我们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是民谣迷,首先是大家喜欢。

当然了,做公司嘛,也是公司形象推广的一部分,与其花钱做一些硬广告,还不如做这些有意义的活动,同时推广了公司,又推广了民谣,一举数得,包括公司的小姑娘也喜欢。

网易娱乐:刚才卢总说现在已经有足够观众支撑十个城市的巡演了,现在巡演民谣是否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卢中强:比如我们通常所说的“地下音乐”,现在正在昂首阔步地浮出水面,排行榜也会把很大一块给地下音乐以支持,地下音乐以前分成浪块,一块是民谣,一块是摇滚,现实是民谣这块已经生存得非常好,比如万小历,去年9月份到现在为止他演出、分票房将近40万,未来这样的生态我认为中国起码有20个民谣艺人可以做。

第一,各地的演出市场很成熟,但针对摇滚的不成熟,灯光、音响什么的,一点都不行,但民谣一把吉他就可以,像老周这样,李健这样的,都没有问题。

二,我们看一个层面的东西,像豆瓣,这么火,其实就靠喜欢人群的主动推动,而不是传统媒体的强势介入,我觉得这是现在音乐传播的巨大分水岭,通过民谣,这个分水岭已经出来了。

真的,我个人认为摇滚乐这么多年在退步,好的乐队,好的想法……乐队虽然越来越多,但提供给我们更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没有增加,但民谣一直没有断。

比如更老的“红岩时代(音)”,到校园民谣,再到现在我们的演出主力如老周,再到翻唱的,小娟(音)这样好听的民谣,甚至高晓松也会说曾轶可也是民谣。

民谣没有断,但支撑它的所有东西还是挺健康的,它一直没有受到突变的影响,经济、社会、发展……(没有受到)城市化的影响,也没有受到商业的侵蚀,虽然有全民R&B的时候,但还是有很多忠实的人天天听周云蓬,天天听万晓利,而且这个人群在不停放大。

现在在很多城市,比如在北京,听民谣是一种时髦,是一种生活方式。

网易娱乐:周老师做了很多民谣歌曲,这一年下来,你觉得生活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吗?周云蓬:对,这几年好多了,做唱片巡演收入还可以,你也能一边巡演、一边旅行,像我,比较喜欢到处转,但你演出的时候就可以解决经费(的问题),不单纯是工作,这样的生活也是当初自己梦想的生活,能够把自己的兴趣和饭碗结合到一起。

网易娱乐:很多时候民谣都在强调本土和老百姓日常的生活,创作时是否也特别关注这一点?周云蓬:一方面吧,但也不能误导为所有民谣都要说国计民生,我觉得这只是一方面,也有唯美和试验的东西,但你要保证关心台底下人们的生活,人们才会看你的演出,这是铁的定律,通常民谣在现场演出时要比看实验音乐的人多一点,但也不要太矫情,什么事都有距离感,不是出了事情就马上写成歌儿,这也没意思,起码要有审美的东西在里面,本身音乐是第一位的,然后是它的现实性,这都是别的属性。

刘洋:深圳的听众对于民谣的欢迎程度要比普通流行歌(大得多),区别非常大。

比如我们播一个老周的《空水杯》,播一个李健的歌,播小历(音)的作品,播出之后很多人都会说“主持人能不能介绍一下歌曲创作的背景?”他很希望创作出这样一首歌曲的作者对生活、对音乐以及他的成长经历有什么样的理解,我们会把这些东西作为一个专题节目向大家介绍。

往往这样的专题在播出之后反响非常强烈,不管是在互联网上还是短信平台上,你能很直接地看到。

刚才老卢说到我们最后一站会放在深圳音乐厅,去年我们做过两次效果比较明显的音乐会,一个是他说的李健的音乐会,另外一个就是老狼的音乐会,这两场音乐会,李健的我们分成两部分,一个是访谈和演唱相结合的环节,另外我们设计了一个现场观众和李健互动的环节。

让我特别吃惊的是,你看场下所有这些观众,他们在看表演的时候很平静,而他们在最后互动环节的时候发言非常踊跃,你会看到每一个问题都是经过思考的,提问的这个人对漂泊的生活有自己的理解,对民谣音乐有一定的理解,他希望把自己的生活融入到音乐当中,我想这也是民谣音乐能够在深圳这样一个移民城市受到欢迎的根本原因。

卢中强:那是因为李健翻唱了万晓利的《陀螺》以后,身价变高了,而且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笑)。

刘洋:包括老狼深圳音乐厅的演唱会,因为我是坐在后面看,我看前面所有人,这些观众,我在博客上还写过,基本都已经谢顶了,40岁以上了,他们不会像看其他演唱会那样振臂高呼,他们会跟着音乐轻声唱,你看到很多四五十岁的中年女士,她们的泪水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你会觉得这个音乐跟你平时看流行歌曲演出的音乐,给人的冲击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们会充分把自己的经历和歌曲结合起来。

刘洋:我觉得流行歌更广泛,因为流行歌不太需要思考,我觉得好的作品,尤其是民谣音乐,听完之后你可以对自己进行自省,这个过程是非常重要的。

网易娱乐:我跟朋友聊天时感觉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他们对于民谣都有接受度,但到了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对摇滚不太能够接受。

刘洋:现在中国听摇滚的……你没发现吗?都是觉得听摇滚挺时髦的,听民谣的人不太会说,我喜欢听民谣,咱们俩交流交流对民谣的感受,他不太喜欢交流,他们更多的交流是人与作品之间的互动。

卢中强:前段时间,我和高晓松一起聊个事儿,我特别同意他的看法,只要你够优秀,能够优秀到当年的朴树这样,能够优秀到当年校园民谣的状态,你一样能出来,因为现在我们的音乐裹挟在一个非常大的商业体系中,这个商业体系本身提供的价值观和责任都没有,大家可能会更注重形式,选秀也好还是推广也好,都是这样。

但我们这次巡演所选择的一批民谣艺人是在这个商业体系以外的,而且在这个商业体系以外他们成功获得了另外一种商业空间和广泛的认同,所以这块东西……现在我们和小山定了12个字,“独立品格,人文精神,收藏价值”,这些东西,早年曾经在华纳时做过一批,能够影响一批市场,而且能够独树一帜的跟港台抗衡,就是所谓老的红蓝白时代,后来发现为什么没有了?其实这还在,而且这块东西现在更可喜,已经在商业体系之外,反而商业体系里这套东西在走下坡,独立的这块在往上走,甚至到你做一首歌一叶之间红遍大江南北,比如邵夷贝唱《大龄女青年之歌》,非常青涩,但就是好玩,因为你是在唱生活,这就是值得我们探讨的现象。

网易娱乐:刘洋在播放歌曲时,有没有哪一首让你印象特别深刻,听众反映特别强烈的?刘洋:诚恳。

很多作品我们听完之后,你会知道,第一,作者是有目的的,他希望取悦于大众,取悦大众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最可悲的是他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感受放在里面。

我们说歌咏情、诗咏志,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出来,可是很多人他以为大众会喜欢这个,就写了这个,是制造商品。

王小山:是王小波说的一种叫媚俗的东西,有人在音乐会上甚至会把王家岭矿难的救援画面作为背景,我觉得就是这种事情,他们搞音乐的……不大好说,我觉得这种事情是不大必要的,为了取悦观众放弃自己的思考,反倒用这种东西来献媚,向观众讨巧献媚,这种事情在音乐上(很多),在文学上更多,在各个领域都很多,所以不如像民谣这样的诚恳,有话说话,我觉得这是一种好的形式。

网易娱乐:提到民谣的时候,大家会想到把美国民谣作为标准来衡量,比如鲍勃·迪伦,当他们把美国民谣当做标准时,您是怎样看这个现象的?王小山:我觉得没有什么美国民谣标准、台湾民谣标准、大陆民谣标准,有的就是民谣嘛,符合这个标准的,像老周、刘洋他们说的这样,就是诚恳的说话,面对现实,直面心灵的,这些就是好的东西,有些东西原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这些东西放在哪儿都是一样的,放在美国一样,放在这边也一样,所谓的普世价值,这个词已经说滥了,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没有东西之分,只有真假之分。

卢中强:还有从介质上来说,MP3把民谣放大了,你想,以前我们可能把音乐做的特好听,在混音时想的特别周到,到美国去做后期,这都是为好的音响做准备,不是为MP3做准备,MP3是听不到所有的这些精妙东西的,但民谣简简单单,就是一把吉他,现场录一个东西还是一样会感动,它对技术上的要求相对少一些,所以MP3大家听得千篇一律,到最后反而要回到歌词、回到歌手的演绎,回到和你生活点的契合。

网易娱乐:鲍勃·迪伦是一个诗人,也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歌手,民谣的歌词非常具有研究(价值),对中国观众来说,他们也是非常重视歌词内容的,对于民谣这类曲风,它是否特别重视歌词的创作?卢中强:我个人觉得我们谈民谣或摇滚乐,可能我们会永远谈到一个责任,谈到传播价值,传播命题,这次我们做了一个选题“重回红棉时代”,我们对那个时代印象特别深,那个时代的吉他普及率是你们不敢想象的,真的,就连广西柳州,都是遍大街谈吉他,每个学校的吉他社都是几百上千人。

卢中强:这是时髦,就像现在有iPod一样,前段时间《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有一段是“查琴的视频”,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我在南京的时候经历过,最多的时候两个区的人派代表来查琴,一边有一千多人。

卢中强:查琴一直到九十年代都有,那时候张行的一盒盒带,有统计的是卖到了700多万盒,翻唱的一些,不敢想象的,那个时代,喇叭裤、霹雳舞、查琴,这些东西其实是代表了整个时代的文化缩影。

刘洋:现在姑娘们择偶的标准可能是看谁家有钱、谁家的地位更高,那时候一把吉他弹得好就能获得姑娘的芳心。

卢中强:但是姑娘的父母很讨厌(笑)。

有这样一个问题,那时候你听《迟到》,听《三月里的小雨》,听刘文正那些东西,特别简单,没有价值观,没有让你很厚重的接受什么社会的什么东西,但特别好。

卢中强:歌词极简单,你看,小莫(音),那样的东西,简单极了,那批台湾经典民谣。

现在如果一定要在民谣身上加一个社会责任,我觉得除非能像老周这样写出《中国孩子》,你可以这样去做,其他还是该干嘛干嘛,像小娟一样,做的非常好听,那天做的演出,最火的还是小娟,翻唱老歌,她唱的每一首歌都跟雨有关,祈雨,那段特别火,特别感人,那些老歌,每出来一句,大家都跟着唱。

包括老周在青岛唱《大海的故乡》,那东西也是特别好,有那么多好东西在那儿,随便发掘一下,大家都会感动,但现在的东西,怎么唱,大家都不感动(笑)。

周云蓬:我觉得倒不是特别看重的问题,一个歌就是一个整体,说不清楚(看重)歌词还是歌曲,如果一首歌的歌词比较优秀,它还是有缺陷,不叫一首歌,好多雕塑,(罗丹)砍掉手的雕塑就是,其实是一个整体,像鲍勃·迪伦,如果他的那些歌旋律不好,歌词写得再好也没用,传播不出去,歌词写得好,顶多是一个文本,整体音乐是需要传播,需要旋律的。

应该说“这首歌好不好”,要不就是“不好”,要不就是“好”,但不要割裂开来,比如“这个前奏好不好?”(笑)周云蓬:一些边缘知识分子可能比较有认同感吧,其实很多搞民谣的也是……怎么界定知识分子呢?不能说在大学里的就是知识分子吧,李志也上过哪个大学,反正我觉得知识分子在中国更宽泛的定义应该更广阔,很多唱民谣的,如果是俄罗斯的背景,当年也是知识分子(喜欢的)。

当然,(可能是)和别的音乐形式比起来,民谣音乐跟诗人、文学界沟通的更方便一点吧,像你说的,有一些那种歌词的成份。

网易娱乐:刚才卢总说到,民谣的整个延续是非常完整的,你会发现很多不同层面、不同年代的歌手涌现出来,现在这个现状我们能用“复兴”两个字来形容吗?卢中强:通过这次我们和榕树下做的巡演,当最后一站在深圳成功落地以后,我们能达到“复兴的前奏”,这是我完全能预料到的。

卢中强:去年大奖我听到了好多特别好的民谣,包括刘2、五条人,就是用方言唱。

刘洋:这种形式并不一定非得要到音乐学院的声乐系学习,在那里学习往往是千人一面,就像卢总说的,那些人用不同的方言、不同的形式来表演,你会觉得生活特别丰富。

周云蓬:中国很大,要听摇滚乐……当然,我不是说摇滚乐不好,各地,上海的摇滚乐,北京的摇滚乐,广东的摇滚乐,听起来都不知道他是哪儿人,但民谣呢,你要听五条人的,再听苏阳的,再听马木尔的,你就知道中国的地域有多么宽广,这是土壤里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歌,而不是重金属就都是重金属,朋克就是朋克,地域性可能更广阔一点。

卢中强:西安现在最火的民谣叫马非,太火了,他唱的叫《长安县》,两个科学家去吃面,他学美术的,做电影也做了很长时间,他在西安火到李志去西安巡演都得唱他的歌,南京也有,因为他太火了,而且太好听了。

刘洋:深圳有一个民谣歌手叫吴强,以前他在酒吧唱歌,后来放弃了酒吧,他放弃了城市,他现在住在深圳一个山上,一星期下山一次,他是一个画家。

前两天他给我传了一个小样,是他在山上跟他的爱人生了孩子之后,他看到孩子之后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他写了一首歌曲,这首歌叫《生命》,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在深圳能够邀请吴强和这个团队一起表演,特别震撼,可以说是我在2010年听到的最有生命力的一首作品,非常简单,而且是小样,没有什么好的制作,就是一把琴,你会觉得他对生活是有真实感受的,不是为了迎合什么人,他连山都不出,他迎合谁呢?(笑)卢中强:其实音乐的第一功能是生理上的,听觉,高兴、忧伤、唤起、回忆等等,只不过现在的音乐,大家开MP3是作为背景,打着游戏,MSN上的,但其实音乐在十年前、十五年前,在更多的时候,大家会找一首歌听,这么大的讯息量也是把(音乐的功能)磨得挺厉害了。

还有,我觉得民谣特别符合整个中国发展的态势,剧变,城市化,所有东西都在剧变,但现在开始所有东西回归到“渐变”了,这时大家会找一些东西,你熟悉的一切都没有了,你的家、你的街道,所有东西都没有了。

刘洋:刚才你们说到歌词,其实你们会发现现在很多人在开演唱会之前会做准备工作,要把以前的歌词都看一看,准备到时候唱,可是像卢总刚才讲的那些,《迟到的小秘密》、《三月里的小雨》,这些东西,我相信在座各位到了现场,旋律一起,(歌词)自然就浮现在脑海里了,音乐不能为了音乐而音乐,音乐应该是为人服务的,人不是为音乐服务的。

卢中强:对于这点,我觉得《南方都市报》做的特别好,最早秦老(音)他们做的颁奖是什么?“华语传媒”一直在推,五年如一日,不遗余力地推广自己,包括广州出来那些写乐评的,前两天我们去广州,整个《羊城晚报》做的那个,他们要做音乐节,要开始做民谣,一直是以一个体系在推,这点比北京做得好。

周云蓬:跟南方报业的开放、尖锐有关系,它宣传媒体就更加支持这些东西,今年华语的提名好多都是五条人、刘东明,很新的人,其实它已经牺牲了一些商业上的东西,因为提名这些刚出来的民谣乐队,我估计他们还是真喜欢才这么做。

刘洋:换句话说,在今天的媒体里,有一定话语权的媒体工作者,他们本身就是民谣的歌迷,他们当然希望民谣能够更好。

网易娱乐:这次是跟文学网站合作,民谣跟文学上(的结合)有什么更多可能性呢?卢中强:我们这个活动结束之后下一件事儿就是出一张有意思的唱片,这个唱片目前定的是“榕树下十三月唱诗班”,已经完成的曲目有李志和韩东、莫莫(音)和顶楼马戏团、张伟维和尹力川,我们希望云蓬和海子的《九月》也收入,小历和顾城的《木床》……卢中强:而且特别好听,你想不到,有些东西很实验,像顶楼马戏团和莫莫做的很实验,但是太好听了。

这是我们沿袭民谣的更好的产品。

王小山:还会有更多,仅仅只是开始。

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是开始,这个时代也刚刚开始,一切都刚刚开始。

卢中强:未来的各种合作可能都会出现,包括我们最喜欢的陈升,太喜欢了,其实现在台湾地区这块的东西也是做的不错的,比如陈绮贞,还是挺民谣气质的,张悬,虽然她们在内地来参加商务活动,比内地民谣的钱拿的多出很多,但我也是挺认可的,音乐还是不错的,甚至苏打绿,我觉得都挺好听的,也有一些实验、民谣的小气质,都挺好。

所以如果未来作为一个产品,“榕树下在路上”这个产品如果成熟了,我们会长期往下做。

这次也是更好的把渠道开发一下,每个城市喜欢民谣的人群,媒体什么样的,摸一圈底,下来之后有一两个好的,可能下面我们会在十个城市单独做周云蓬的,找一些嘉宾,把现场包装的更有意思。

一些新的,比如马非好了,我们会把西安这个最好的民谣单独再通过这样的渠道来做。

这次也是榕树下决定要开辟一个渠道。

网易娱乐:希望这次巡演能够非常顺利地进行,也希望这张合辑CD能快速跟大家见面。

网易娱乐:这次活动网易音乐频道作为独家支持,“重回红棉时代”的网上征集活动也在展开了,感谢大家的关注,谢谢各位嘉宾的到来。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