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关峡:用心谱就国交新乐章

2010年,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团长关峡的“指挥”下,奏响了一系列华彩乐章:演出136场,收入近3000万,创历年最高;连续推出“聆赏经典”、“大师风范”、“龙声华韵”、“新年新春”等系列品牌音乐会,演出规模、曲目丰富度都超过往年;请来世界指挥大师普拉松上任首席指挥;两度被作为“亚洲最好的交响乐团”参加莫斯科和韩国的国际音乐节,被评价为“逼近欧洲一流水平”、“十四亿中国人的骄傲”……然而,关峡对此并不满足,“我们毕竟只是‘逼近世界一流水平’,还没有‘达到’。

因此要加快步伐,向世界一流水平乐团迈进。

”关峡:交响乐产生于欧洲,评判的标准也在欧洲。

另外,国交是国家乐团,除了指挥以外,演奏家没有一个是外援。

如果可以请外援的话,我看成为世界一流用不了两年。

但国交不能这样做,所以我们在人才培养和乐团建设方面,比其他乐团难度更大。

关峡:国交从1996年改革以来,引进了西方的管理制度、音乐季的演出制度,但是和中国本土水土不服的问题至今也没有完全解决。

作为国家院团,只能苦练内功,从全世界的华人乐手中引进优秀人才,这是我们的出路。

另外国家院团同时肩负着提高和普及的任务,高端音乐会要演,下基层慰问也要演,乐手们连续工作,一直忙到腊月廿九晚上才能想想回家的事。

关峡:国外乐团一般5至7年就全部乐器更换一遍,而国交是由政府投入,更新节奏跟不上。

我们四年前到韩国演出,韩国中央日报就明确地指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是一流的乐团,但是美中不足就是它的乐器不行。

引进高端人才,及时更换乐器,这两方面都需要政府有计划地投入。

要想很快轻装上阵是不现实的。

机制创新,更新观念,与时俱进,这些都是乐团管理的大事情。

关峡:全乐团平均年薪6万多,业务人员也就是乐团演奏人员平均下来11万左右。

据我了解,在全国职业交响乐团中排行第九。

这就是我们要担负太多职责造成的。

如果单纯商演,我们能成为中国第一富团。

政府加大对乐团的投入是当务之急。

关峡:从2010年开始,我们派了七个声部的首席去欧洲和美国进修学习,由顶级音乐家授课。

我们还请来国际大师和国交合作演出,以此获得艺术经验和合作经验。

国交必须双轮驱动,打出自己特色,在演奏西方经典方面要缩短和国际一流水平距离;演奏中国交响乐作品则必须是世界一流,中国第一就是世界第一。

记者:国际一流指挥家的出场费都非常高,那国交的指挥家和特邀的国外指挥家,待遇都如何呢?关峡:都是市场价。

国交现在有五个指挥:首席指挥是普拉松,荣誉指挥是汤沐海,首席驻团指挥李心草,首席客座指挥邵恩,首席特邀指挥陈燮阳。

我们还要请一些欧美一流大指挥家。

不管是团里的还是请来的指挥家,他们在国际上什么待遇,我们就支付什么样的价格。

除了指挥,首席演奏家的待遇也是市场价,我们在这方面非常国际化。

关峡:我们三月份将推出大型交响音画“魂系山河”。

建党九十周年,国交也要推出几台音乐会,还要恢复一些红色经典作品,比如《保卫延安》。

要和百代唱片公司进行合作,录制由普拉松指挥、国交演奏的《大地安魂曲》向全球发行;还要参加文化部直属院团优秀剧目展演。

今年还有个特殊的主题,2011年是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成立55周年。

10月16日是李德伦大师逝世十周年纪念日,因此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成立55周年的生日庆典系列演出,将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纪念李德伦先生逝世十周年音乐会”。

我们还要给李德伦塑一尊铜像安放在北京音乐厅。

今年还要请一些世界一流指挥家和我们合作。

现在已经签了合同的有指挥大师夏巴多,6月份会在国家大剧院演出。

还有几个世界级指挥大师正在商谈之中。

今后我们将会更多和国际一流指挥家合作。

指挥大师普拉松向世界推广中国当代音乐作品时,首先选择的就是关峡为纪念“5·12大地震”所作的《大地安魂曲》。

但是作为作曲家的关峡,却并不愿意自己的作品总在国交演出,“因为这样会让人产生一种混淆,好像你是国交的团长,所以演你的东西特别方便,但实际上我都是被逼。

”当年,国交原本约请了另外一位作曲家创作要到国外演出的交响曲《霸王别姬》,但交来的作品大家都不满意。

可是节目已经在美国做了宣传,来不及更改,最后只能由关峡用了6天时间赶写出来。

后来这部力作在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多国演出,赢得国际音乐界评论界一片赞誉之声。

无论是《霸王别姬》还是《木兰诗篇》,关峡的作品都以东方文化题材赢得了全世界的欣赏、感动和赞美。

关峡由此提到作曲的导向问题:“我们很多作曲家受西方现代音乐影响很深,学了很多技术性的东西。

但一个作曲家,如果把技术当成目的去展示,出来的只是有形无魂、只有技术没有魂魄的东西,不会感动人。

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标准,就是写出的东西至少是从心里面流淌出来的。

作品写出来,要让指挥家喜欢去研究,从中找到二度创作空间;要让乐队越演奏越喜爱;要让观众接受你的意念和表达的感情。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理念,关峡的作品尤其是他为众多精品影视剧所创作的主题音乐才能家喻户晓,雅俗共赏,打动无数普通百姓的心。

尤其是为儿童剧《小龙人》创作的主题曲,更是让孩子和大人都朗朗上口,享受其中的童趣。

关峡说,这些作品都是发自内心喜欢才创作的。

写《围城》的音乐,他写出知识分子内心的文化精神;写《我爱我家》片尾曲,他用管弦乐队的音色表现家庭的温暖;和康洪雷导演合作了三部作品《激情燃烧的岁月》、《士兵突击》、《奠基者》,每一部的主题音乐他都写成了交响乐。

他也从中找到了自己今后为影视剧进行创作的方向——做影视音乐同时也是为音乐会曲目做积累,才是最值的。

而对于举办自己的影视音乐作品专题音乐会,关峡却没时间考虑,因为他一旦有时间,只会用来进行新的创作。

作为团长平日要忙于乐团管理工作,因此关峡自称是“用业余时间创作的职业作曲家”。

晚上十点以后,或者周末和假期,是关峡最为珍惜的创作时间。

他计划一年写一部大作:今年要完成钢琴协奏曲;明年要写一部大提琴协奏曲;2013年,要写小提琴协奏曲;接下来要写自己的“第三交响曲”;之后,还会再写一部歌剧。

鲜为人知的是,关峡作品中很多音乐主题都是从女儿身上得到的灵感。

当年写《木兰诗篇》,为了寻找灵感,他天天逗六岁的女儿,让她背《木兰辞》。

就在女儿一边蹦着跳着念着“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时,关峡的脑子里也流淌出了充满童趣的动人旋律。

关峡的新作钢琴协奏曲《奠基者》实际上也是写给女儿的作品。

如今十五岁的女儿秉承了父亲性格独立的个性,成绩一向很好的她突然做出要去美国读高中的决定,这让关峡震动很大。

因此,他将对女儿的感情和激励都写到了钢琴协奏曲中:“‘奠基者’的含义很宽泛,人总是要去追寻自己的理想,在实现理想的过程中,有人成功,有人失败,但最重要的是,这一段人生经历需要什么样的精神来支撑,那就是不屈不挠,昂扬向上,有坚毅又很浪漫。

女儿现在在美国发展得很好,钢琴是学校第一名,排球也打得好,但她最喜欢生物,考试一百分。

我把这个作品送给女儿,也是为了激励她,走好自己选择的道路。

”采访关峡团长,约在国家大剧院后台。

这天是农历腊月廿九,国交虎年正好最后一场演出。

见到关峡时,西装革履的他正坐在后台的人群中吃着简单的盒饭。

自去年11月国交进入热闹的新年新春演出季,关峡和他的乐团就陷入忙碌当中,盒饭也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虽然国交早已是国家大剧院的常客,但大剧院院长陈平还是特意赶来看望关峡,兴奋地分享2010年成功合作的诸多喜悦,畅谈2011年的合作计划。

即将上台演出的国交年轻的首席驻团指挥李心草走来,他一言不发,很自然地从关峡手中拿了根烟和打火机。

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不像是团长和团员,而更像是艺术家之间惺惺相惜的默契,和家人一样无需客套的亲近。

不久前,关峡刚把从李德伦夫人李珏手中接过的李德伦生前所用指挥棒交给被他称为“国交未来希望”的李心草,此时俩人又商量起今年为李德伦逝世十周年举办纪念音乐会的具体曲目。

而作为作曲家,关峡却强调,无论是恢弘庞大的交响曲,还是雅俗共赏的影视主题曲;无论是写给女儿的钢琴协奏曲,还是写给孩子们的“小龙人”,最重要的,是“动心”和“用心”。

采访结束时,音乐会已近尾声。

这场演出落幕后,忙碌了一整年的国交艺术家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而作曲家关峡,这个春节还要赶着为三月将推出的大型交响音画“魂系山河”进行创作。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前身为1956年成立的中央乐团,1996年重组后更名。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感谢楼主的邀请,那么下面阐述一下笔者的个人看法~其实《稻香》中的描写的生活概括下来就是八个字“悠然自得,不忘初心”。
2019-07-05查看详情
谢邀,说起这个,我想说下我的姥爷,也就是我老妈的老爸。
2019-07-05查看详情
我觉得这个组合有点可惜,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就是综艺感不怎么样,说句不爱听的,yg不会捧女团,不是他本不捧,而是不会捧,给的资源也不多,出道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们点个人资源了,不好意思我看不到,分配点演员资源,给点solo啊,搞点综艺啊,虽然有自己家综艺,但是没有后续,不好意思除了接广告我没看到其他有利于他们的资源。
2019-07-05查看详情
个人最喜欢:1.杨迪和于文文的鲜为人知,那个八个按钮的彩电2.岳岳和薛之谦的醒来3.符龙飞和周俊伟备选4.张绍刚和毛毛的父子歌。
2019-07-05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