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价格品牌,吉他教学教程,吉他曲谱视频
关注520吉他网
天猫618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巴赫轶事 走近不一样的“音乐之父”
时间:2019-05-14     来源:网络资源     标签:

,巴洛克时期的德国作曲家,被普遍认为是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并被尊称为“西方近代音乐之父”,也是西方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巴赫非常崇拜亨德尔,而且一直想和亨德尔见上一面。

因为亨德尔也是一位伟大的管风琴演奏家,许多莱比锡的爱乐者都希望看到他们当面一较高下。

但是两人一直没有见面的机会。

亨德尔三次从伦敦回到故乡哈勒,第一次大约是1719年,巴赫还在科腾,离哈勒仅四德里。

他一听说亨德尔到达,便立刻动身去拜访,但亨德尔就在他到达的当天离开了哈勒。

亨德尔第二次去哈勒是在1730到1740年之间,巴赫在莱比锡,但是生病了。

他一听说亨德尔来了,就立刻派大儿子威廉·弗里德曼去邀请他到莱比锡,但是很遗憾,亨德尔不能去。

在亨德尔第三次到访的时候(可能是1752年或1753年),巴赫已经去世了。

凯瑟林伯爵是萨克森选帝侯宫廷从前的俄罗斯大使,他常去莱比锡小住,并带着约翰·哥特利普·哥德堡去跟巴赫学音乐。

伯爵体弱多病,常常失眠,在这些不眠之夜,和伯爵同住的哥德堡就必须在隔壁房间弹些音乐陪伴他。

一次,伯爵要求巴赫为哥德堡写些温柔可爱的键盘小品,好为自己的不眠之夜添些乐趣。

巴赫觉得满足他愿望的最好办法就是变奏曲,在相同的基础和声上进行不断的变奏,但他并不觉得这任务多么有趣。

当时他所有的作品都是艺术典范,就连变奏曲也不例外,而且,这是他留给我们的唯一一部变奏曲。

此后伯爵就将之称为“他的变奏曲”,百听不厌,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他一失眠,就会说:“亲爱的哥德堡,弹弹那首我的变奏曲吧。

”也许巴赫的任何一部作品都没有得到过这样高的报酬:伯爵给了他一只金子做的高脚杯,里面还装了一百个金路易。

3月31日,钢琴家盛原将登台中山音乐堂,分别用羽管键琴和钢琴为您演绎巴赫经典《哥德堡变奏曲》,为“音乐之父”庆生!

我觉得《哥德堡变奏曲》是键盘音乐历史的一座高峰,它汇集了当时的历史,和对于当时来说的未来三种不同时期的风格,以及当时各个国家不同的风格,还包括了宗教和世俗等等各种元素。

而且它的音乐语汇不仅仅是为羽管键琴而作,其实还涵盖了声乐和各种不同的器乐,如弦乐和管乐的作品。

这个结构相当的理性,而且有非常严谨的数学性和建筑性。

但是它在理性的结构里涵盖的情感内容又非常深刻,而且有极大的情感广度。

所以我觉得《哥德堡变奏曲》在我心里,可能就像一本音乐的百科全书。

如果作比喻,我觉得羽管键琴版的《哥德堡变奏曲》好像是中国的写意,而钢琴版有点像西方的油画;或者说羽管键琴版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贵族绅士,而钢琴版更像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浪漫小伙,充满对生活的渴望;也可以说羽管键琴版是一部世界文学名著,而钢琴版是根据这部名著改编的电影,说不出谁好谁坏。

但是总的来说,羽管键琴版给听众更多的想象空间,而钢琴版就好像把你的想象都呈现在眼前。

到底哪个更美,其实是留给每个演奏者和听众自己来评判的。

大家都说“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我觉得“一千个听众心中就有一千个《哥德堡变奏曲》”。

-美国《纽约时报》称“盛原的演奏有着相当的力量,但他精心管束着这种力量。

他的巴赫《平均律钢琴曲集》第一册的A大调和a小调前奏曲与赋格演奏得堪称清晰、均衡与协调的典范。

但并不是说这两首乐曲就显得平板而不加雕琢:盛原先生把a小调前奏曲演绎为一出火热的戏剧,赋格既有着旺盛的精神,声部把握又令人惊叹,好似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欢乐之音。

”-德国《钢琴新闻杂志》这样评论盛原的《巴赫哥德堡变奏曲》CD:“他的演奏呈现出风格准确,忠实于原作的特点。

这位中国人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表现得夸张做作,而更多的是表现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对精确平衡感的直觉。

这使他的演奏非常迷人,并得以有别于其他很多所谓‘技巧成熟的钢琴演奏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