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音乐创作,疏远了什么

格奥尔格·克内普勒在《19世纪音乐史》一书关于舒伯特的章节中谈到,戏剧和具有戏剧性的器乐作品把“时代的巨大社会矛盾展现在我们面前”,“但在抒情诗人身上必须具有对此类巨大冲突的共鸣……”他的话有两个意思,其一,伟大的作品穿透当时代人的社会生活,直抵时代的矛盾冲突;其二,伟大的音乐与那个时代的文学紧密联系,19世纪的古典音乐与当时的文学就具有这样一种一致性。

此论激发我说出一直以来的想法:当代中国音乐创作,无论古典还是通俗,都与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脱节。

  考察19世纪伟大作曲家的作品,舒伯特、门德尔松、舒曼的许多艺术歌曲都谱自歌德、海涅、艾尔兴多夫等诗人的诗,交响乐、声乐、舞台作品中有关《浮士德》的也非常之多,拜伦笔下的众多主人公更是成为很多浪漫主义音乐的主题。

抛开这些显见的情况,音乐和文学在深层的联系更为广泛。

贝多芬交响乐的戏剧性核心“命运”,也是当时文学的内容。

“命运”主题贯穿19世纪那些最重要的交响乐创作,它的嬗变勾勒出交响乐的思想脉络。

  以19世纪音乐主流为参照,当下中国音乐创作的问题似乎凸显出来。

流行歌曲的歌词往往是风格化的定制,纯粹的词藻堆砌,缺乏意义和体验的明确指向,与当代诗语言的追?u>笙嚆!H绻档贝η笫挂蚶挠枚スδ艿挠镅曰氐皆酰敲春芏嗔餍懈枨蚣铀俨ド⒆爬挠枚杂镅缘南凇A餍幸衾殖鱿终庵肿纯鲇氡澈蟮纳桃狄蛩赜泄兀敲吹贝墓诺湟衾帜兀坎痪们疤徊康贝髑掖醋鞯墓赜谒镏猩缴降慕幌焐肿髌罚甏蟊ヂ囊衾种拢实谋∪跸缘檬滞怀觯慕疟窘鍪且惶姿镏猩接锫颊唷U獠唤龆砸衾止顾荚斐闪讼拗疲部赡苡跋炱渥魑徊烤涞牧鞔?/P>  我也曾关注过一些业余作曲爱好者或作曲系学生的古典音乐创作,其中不乏有才华者,然而一个共性是歌词不够好,不是通俗化的古诗词,就是带有动漫倾向,未脱离靠过度形容支撑的作文风。

去年年底,国家大剧院“青年作曲家计划”评选出的6部交响乐作品,多数取自中国古典意境或民族、民俗趣味。

这不是属于年轻作曲家的现象,如今大量器乐作品的创作要么迷恋古典、民族趣味,要么寻求先锋艺术理念,少有对当代生活的理解与体验,更缺少一种时代性的内在冲突。

  拿19世纪音乐做参照是否有意义,特别是当下,已经历了20世纪下半叶各种艺术纯粹化的潮流,一些音乐已是纯粹声音的实验。

然而事实上,并非大量中国当下的古典音乐已摒弃了文学性,它们甚至仍具有传统意义上文学的情节性。

只是音乐中的文学性,比当代文学更严重地缺乏现代性。

  这可能不能完全归咎于作曲家。

其一,文学也有自己的问题。

如今有哪部作品,可与《浮士德》、《唐璜》的流行程度及经典地位相比?当下的文学创作是丰富了,但却缺乏有说服力的挑选机制,严肃文学趋于小众。

作为普通读者的作曲家不关心当代文学,似乎也无可苛责。

其二涉及艺术教育问题。

很多的艺术专业教育重视技术训练,轻视教授艺术史、思想史,学生在学习期间只是进行风格化操练,形式与主题的联系没有被及早建立,直到毕业创作时才逼着学生寻找主题,那么他们如何能迅速觉知并转向表达自身经验呢?其三,音乐与当代文学的疏远,归根结底还在于对艺术创作某些常识性问题的辨析。

艺术是一种个人的表达,不光在于表达方式,也包括要表达什么,为什么要表达。

听民国作曲家黄自、江文也的音乐作品,自我、当下与中国传统是自然交融的。

然而如今一些令人尊敬的作曲家,在个人创作中仍未摆脱赞歌式旋律,而另一些作曲家依托符号化的文化图景,也没能回到自发和真诚的起点。

  对于音乐,我们希望借助当代文学所连结的,实质是一种当代思想,思想通过形式和思想本身叠加着给人以共鸣的东西。

在当代诸艺术中,狭义的文学性(情节性)退出中心位置,并不意味着一种广义的文学性已经消融,这种文学性以更开放的方式构建艺术文本,但其核心仍是艺术家对时代中自我与他人的执着关心,而正是这仍然变化着存在的,才是艺术可以抓住我们的关键。

2019环保设备工程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2019城市管理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2019劳动关系管理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2019管理科学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