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中国流行音乐“金钟大赛”引起的思考

日前,历时三个月的中国流行音乐金钟奖大赛在深圳隆重降下了帷幕。

金钟奖是与戏剧的“梅花奖”、舞蹈的“荷花奖”、电影的“金鸡奖”并列的国家级艺术大奖。

作为其子项赛事,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也是中国流行音乐唯一的国家级政府大奖,以专业性和权威性在业界知名。

今年,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以下简称“金钟大赛”)首次落在深圳,由中国文联、中国音协与深圳市委宣传部主办,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与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承办,通过深圳卫视全程播出。

金钟大赛自6月中旬从成都分赛区开赛至深圳总决选,一直通过节目展现着自身求改革、求创新、求突破的破茧化蝶的过程。

在保证了“专业性”与“权威性”的同时,呈现出了更鲜明的“大众化”和“市场化”的特点。

专家评价,金钟奖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实现了一次华丽转身——从高居殿堂到走向广场与民众的巨大转变。

改革,总是充满着挣扎和争议,首次“变脸”的本届金钟大赛也概莫能外。

在网络普及的当下,各种声音都在现代发达的互联网技术的帮助下迅速放大。

“金钟奖”的改革也正是在这种争议中一步一步探索前行。

初衷:为了一个民族的审美观 一直以来,中国流行音乐界存在两套系统,以青歌赛、金钟奖为代表的“庙堂派”和由自由音乐人、唱片公司、各大选秀节目等构建的“草根派”。

他们有各自的评价体系、也有不同的传播渠道。

两者偶尔会有交叉,但更多的时候是走在两条平行线上。

这种行业分割,导致两者各执一端、相互羡慕又自动屏蔽状况的出现。

“庙堂派”固守着诸多的行业标准,精雕细琢,本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念,却与大众和市场渐行渐远。

多年来,“专业过硬”的获奖者们绝大多数如彗星扫过,转瞬即逝。

即便是那些公认的“大腕”也难以成为有市场意义的“流行音乐巨星”。

这无疑成为“庙堂派”心中“最深的痛”。

“草根派”起于草莽,长于江湖,其中虽有极少数借助强势媒体平台成为了“星”级人物,然而,市场作为其唯一的生存基础,“草根派”难免完全被市场左右。

他们不惜制造各种“噱头”以维持“曝光率”,而对歌手专业品质的提升则往往乏善可陈。

更多的时候,“草根派”歌手更多以“娱乐人物”而非“歌手”定位,“娱乐”大过“音乐”本身。

昔日香港“四大天王”风头正猛的年代,内地一位摇滚歌手居然以“只有娱乐,没有音乐。

除了张学友还像个唱歌的,其他都是小丑”炮轰之,正是执著音乐者不满于这种现象的非常规发泄。

需要看到的是,流行音乐毕竟是属于大众的艺术,商业和市场才是它的安身立命之本,因此“草根派”及其生存方式也在巨大的商业回报中不断复制和膨胀。

然而,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一个占有世界1/4人口的国家,流行音乐在世界上却难有地位可言,有业内人士指出,行业的内部撕裂和价值观发展取向可能是造成这种现象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奥运歌曲《北京欢迎您》的作曲、本届金钟大赛评委之一的小柯谈起这个现象时曾说,这是一个“民族审美观”的问题。

金钟奖必须寻求改革,必须主动与市场接轨,把这个审美观慢慢纠正过来,让中国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流行音乐。

弥合:在争议中探索前行 本届金钟大赛首次向社会自由音乐人敞开大门,选手50%来自各级音协及专业院团的推荐,50%来自社会自由报名。

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著名作曲家徐沛东说:“我们的想法是宽进严出,门槛可以放低一点,因为大海捞针,你没有海怎么会捞着针呢?但我们会把出口把严。

一方面强调大众的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大赛带给大众的是一种快乐或者是一种节日;但随着赛程、赛事不断进展,比赛可能越来越残酷,越来越职业化。

这就是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独特之处。

2019环保设备工程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2019城市管理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2019劳动关系管理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2019管理科学专业怎么样_学什么_前景好吗
2019-06-23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