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中国好声音》与《中国新说唱》惨淡收场,爆款综艺还有下半场吗?

作者/达伦糕编辑/张潇审核/刘乐乐就在国庆档电影平淡收尾之际,中国往年的爆款综艺也都画下了圆满句号。

10月6日,《中国新说唱》落下了帷幕,一直的夺冠热门那吾克热,因西米diss又或者因人缘不佳饱受质疑,最终惜败艾热,夺得亚军。

就在同一天,《中国好声音》的冠军总决赛在鸟巢开赛,5强选手展开了激烈的角逐,最终李健战队的旦增尼玛以碾压的票数,力压其他四位选手。

成功拿下了《中国好声音》的冠军。

两大综艺同时落幕,两大综艺曾经的名字《中国有嘻哈》以及《中国新歌声》也已经作古,原本应该引起热点话题讨论的两个节目,显然收尾都有些平淡,甚至有些落寞。

艾热?旦增尼玛?他们是谁?有不少网友对于这两大赛事的冠军都有点陌生,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中国新说唱》和《中国好声音》已经有点难复当年之勇。

都说当下的综艺是越来越难,尤其是曾经火爆一时的节目,往往都会面临不可避免的下滑。

网络频道、在线网站、移动平台不断涌现,人们的注意力已日渐分散,娱乐内容的选择呈指数式增长,像过去那样出现拥有大众市场的爆款节目越发不易。

对于平淡收尾的《好声音》和《新说唱》来说,摆在眼前的问题是——是不是还要在打造下一季?如果要开新一季的节目,究竟如何突破原来的瓶颈?综艺的下半场在哪里,这是时下很多节目制作方都在共同摸索的方向。

1一年不如一年,无法保持永久的热度今年7月12日,《中国新歌声》节目组宣布,节目将正式更名为《中国好声音》。

“放宽界限,让每个热爱音乐的人参与进来,”这是《中国好声音》重新上路的宣言。

只可惜,这样的强势回归并没有带起低迷的收视率,从各项数据显示来看,《中国好声音》的首秀全国网收视率仅为1.01,市场份额为4.66%,相比上一季大幅度减少。

截至目前,《中国好声音》在微博有51万粉丝量,也曾经多次上榜热搜,但是细心人可以发现微博页面上评论数不是很多,粉丝参与讨论和传播的热情也明显降温。

10月7日晚,《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在鸟巢落下帷幕,藏族选手旦增尼玛获得冠军,当晚,节目的收视率为1.701%,看起来应该还是不错的,但其实在去年同一时间,尚未夺回“好声音”之名的《中国新歌声2》的总决赛收视率高达2.201%,两者差距明显;而实际上2016年的《中国新歌声1》的决赛收视率更是3.956%,差一点来到了4%。

所以,从近三年来看,《中国新歌声》改名《中国好声音》的转变也见证了其收视率阶梯式的下降——“综三代”的无力,老牌音乐综艺无以为继的真实现状,都清晰地展现在了观众眼前。

另一方面,相比去年《中国有嘻哈》创造的全民关注度,今年的《中国新说唱》的表现也有些不尽人意。

艾热和那吾克热作为冠亚军,截至目前微博粉丝一个79万,一个175万,与去年GAI、TT等人动辄两三百万的增长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爱奇艺关闭了前台播放量,但即使不和其他平台对比,单就爱奇艺一个平台而言,《中国新说唱》的周热度甚至低于同期的《奇葩说5》。

如果放在去年,《中国有嘻哈》对各平台的王牌节目都是碾压式的。

去年《中国有嘻哈》的总决赛是采用现场直播的形式播出,而今年《新说唱》的总决赛则是采用录播的形式播出。

从选手的角度来看,去年的Gai, PGOne等人的锋芒和流行也已经无法再现,而且因为监管影响,整个节目被剪辑得断断续续,网友对于节目的评价也褒贬不一。

从曲风来看,去年流行一时的diss文化被禁止,今年采取peace&love的风格,但是显然这样的风格遭到了许多正宗嘻哈迷的不理解,甚至是放弃。

从豆瓣评分来看,这一届《中国新说唱》只有4.7的评分,可谓是创下了同类节目的新低。

无论是新说唱大量的使用了电音风格,还是最后评审由专业选手而不是观众来票选,甚至是嘉宾评委邓紫棋的演唱,都成了网友吐槽的对象。

从开播到结束,《中国新说唱》累计播放量只有12.7亿,猫眼评分为6.6分,而仔细对比去年该节目播出的情况可以发现,第一季节目在上线第22天时,累计播放量就达到12.3亿,用时仅是第二季的一半。

此外,当第一季节目上线55天时,累计播放量已经超过23亿,同期的猫眼评分为8.2分,无论是播放量还是观众评分,第一季的《中国有嘻哈》均比第二季的《中国新说唱》领先几个台阶。

2《新说唱》与《新歌声》的平淡是所有人的困境?算上《中国新歌声》,“好声音”系列已经举办了七季,许多人似乎已经对这个节目盖棺定论——逃不掉“综N代”的宿命。

所谓综N代,就是指电视台把收视率高的名牌节目进行再次开发的综艺节目,而近几年中国的各档综N代节目几乎都有相同的问题——模式缺乏突破,选手越来越难找,观众审美疲劳等。

从内容创新来说,“综N代”的创新难度相对于其他新节目更大。

一般来说,平台和创作者都不敢大改N代节目,因为会使观众丢掉对节目的熟悉感而导致失败,这是“综N代”节目的有一个瓶颈——这一点在《新歌声》和《新说唱》上都有体现,既希望与过去的节目有所区别,又不能太大胆改革而失去原有的特色。

另外一个影响爆款综艺节目命运的显然是大环境的影响。

如果纵观这些年火爆一时的综艺节目,不难发现,收视率下滑的不止是《中国好声音》这样的节目,从昔日一度达到5%的收视率滑落到1%的水准线,显然不应该都归咎于节目组;就连早先结束的《奔跑吧兄弟》系列,也是从5%下滑到了1%左右的水平。

实际上,2018年的卫视综艺收视率较2017年相比有着整体的下滑趋势,而去年的收视又比前年的更低,2014、2015年综艺节目收视率动辄破4的盛况已不复存在——所以,无法否认的是,中国综艺的生存状态是一年不如一年的。

已经有媒体发出感叹:“全民综艺的时代大概已经远去。

” 从《中国好声音》和《中国新说唱》的境况来看,这样的感叹并非空穴来风。

从2017年至2018上半年,综艺节目市场有三个现象颇为明显。

第一,受头部节目疲软的影响,电视综艺逐渐进入低潮期;第二,爆款综艺大部分出自网综,但和黄金时期大众化的现象级综艺节目相比还是相差甚远,网综的火爆程度也开始受到考验;第三,综艺开始出现了明星转向素人的潮流,网综强势、台综低迷,这种趋势的交替其实就是明星秀被草根秀取代的前奏。

上述的三个原因也导致了电视综艺节目收视率的大幅下滑。

CSM52城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收视率过1%的省级卫视综艺节目仅有5档,而2017年同期为16档,高收视综艺节目数量下滑幅度之大前所未有。

进入2018年第二季度,收视低迷的趋势依旧没有改变,与去年同期比较,超过一个点的节目数量也呈现下滑趋势,所有综艺节目的收视率总和比去年下降了20%。

在爆款难寻、头部综N代疲软的行业背景下,广告金主的热情明显开始偏向更擅长草根造星的网综,随着收视和口碑的双双下滑,这种情况的加剧也将直接影响到背后影视公司的盈利。

一方面,电视综艺的头部资源价格虽然还是稳定在去年的水平上,可基本已达饱和状态,许多卫视招商会都直接提出“加量不加价”的合作方案。

不过个别卫视明显招商不足,从2018湖南卫视广告招商数额来看,其王牌综艺《快乐大本营》和《歌手》流标严重,前者今年2.21亿元的中标总额相比去年少了1.7个亿,后者也比去年少了6000万,下降了45%。

另一方面,上市影视制作公司创收面临严重考验。

比如,华策影视2018年一季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08.89万元,同比下降74.95%,其综艺板块毛利率为8.69%,比影视剧业务低了不少。

更惨的是华录百纳,2018年一季度营收为22.26亿元,同比下滑40.9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为-4686.7万元,同比下滑173.62%,公司现已易主。

最后的一个因素,也是对中国综艺环境影响最大的,无疑就是政策监管的因素。

前面提到了明星转向素人的风向,无疑政策导向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上个月月底,多家媒体报道综艺节目出台了一个“限薪令”,要求演员参加娱乐节目收入不可以超过80万,如果是驻场节目的嘉宾也不能超越1000万的薪水。

这个政策据知情人透露已经有了半个月之久,但是没有出台具体的公开文件。

类似的政策监管已经历时多年,整体而言,对于综艺节目的监管,大体政策包括“限韩令”、“限娱令”、“限薪令”、“星素结合”、“台网同一标准、同一尺度”等等。

随着不断掀起的综艺热潮,有关部门针对其所存在的问题,各项相关监管政策也相继出台,把控综艺节目导向,净化综艺节目市场,对综艺节目的监管越来越严格,这一波波政策的管控之下,综艺节目在内容尺度、价值导向的把控上愈发谨小慎微。

谨小慎微的结果就是,节目的表演风格,内容创造,乃至邀请的嘉宾等等都需要首先满足监管的需求。

由于年初广电总局对嘻哈文化进行大力整顿,《中国有嘻哈》随之改名为《中国新说唱》,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次改名以及节目整体风格的变化,还有原有的一些歌手因为“道德风化”问题遭到的弃用,都从很大程度上彻底改变了《中国新说唱》的命运。

作为综艺的观众,完全可以问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中国新说唱》坚持原有的风格,今年的关注度和观众反馈是否就会完全不一样?3爆款综艺还有没有下半场?可惜,没有如果。

无论是市场风向,政策监管,或者观众的欣赏口味和消费习惯,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著名电视评论人吴军曾经表示,音乐类是近几年来综艺节目市场的主要题材之一,这无疑会令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并对节目的创作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内容。

“假若相关团队无法制作出更具创新力、玩法更特别、品质保持高水准的作品,那么观众也不会选择去观看该节目。

包括现在《中国好声音2018》、《中国新说唱》等作品出现的收视下滑,也与其创新力和内容创作能力要进一步提高满足观众的需求与标准有关”。

除此之外,市场面临的收视率和点击量造假疑云,以及一直以来困扰中国综艺的“抄袭”指责,暂时来看都还没有一个解决方案;可以预见的是,面对如此众多的困扰,未来的综艺节目将越来越不好做——无论是网综,还是台综,很多问题都是相同的。

刚刚收尾的《中国好声音》和《中国新说唱》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综艺节目面对的问题并不是单一的,爆款综艺的下半场暂时还没有着落。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End往期热文中文在线面临IP变现困局短视频MCN虚火过旺了吗?孙宏斌:我有一个梦,投资电影不差钱!文娱行业裁员潮真的来了吗? | 深度揭秘《一出好戏》反向操作,“影剧联动“的空间巨大游戏人还有梦想吗?介绍小娱儿的好基友“麻辣派成长营”给你认识,ID:malayunyingguan

回答前,先了解分居的定义:分居是指夫妻双方在继续维持其夫妻关系的情况下,停止共同生活,并各自建立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状况。
2019-11-09查看详情
你好,我是营销专家赵志群。
2019-11-09查看详情
很多年前了,认识个女网友,是邻市的吧,到我所待的城市大概200多里,聊过几次,也没深聊.QQ无意间认识的,本来就认为不会发生些什么就不冷不热的聊了句。
2019-11-09查看详情
楼主喜欢听电台,应该是对情感、文化知识、新闻资讯这类内容感兴趣的伙伴。
2019-11-09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