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郭人花教授点评2017 WCLC中国好声音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来源:肿瘤资讯2017年WCLC大会刚刚落下帷幕,在今年的大会上公布了很多肺癌领域的重要进展,其中也包括多项来自中国的临床研究,肿瘤资讯有幸请到南京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郭人花教授简单点评一下来自2017 WCLC上的中国好声音。

郭人花教授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科科副主任肿瘤2病区主任,主任医师南京医科大学肿瘤学系副主任,教授,博生导师江苏省医学会肿瘤化疗与生物治疗分会肺肿瘤学组副组长肿瘤资讯:既往欧盟和CFDA都已经批准,血浆EGFR突变的患者也可以介绍易瑞沙治疗。

在本次的WCLC会议上,第一项前瞻性的研究BENEFIT研究证实,ctDNA的EGFR突变检测可以用于筛选一线吉非替尼治疗的获益人群,此外,对研究还发现EGFR突变的动态监测,可以预测疗效和提前发现耐药。

请您对这一项研究进行点评?BENEFIT研究将给临床实践带来哪些启示?郭人花教授:首先我们来看王洁教授的BENEFIT研究,其实在开展此项研究前,已经有许多回顾性研究证实了血浆ctDNA的EGFR突变检测和EGFR-TKI药物疗效之间的关系,但该研究是首个前瞻性的临床研究,设计非常严谨,其中有4点值得我们关注:1、从BENEFIT研究结果中的PFS和ORR来看,它与既往IPASS、WJTOG3405等组织EGFR突变基础上的一线EFGR-TKI治疗研究基本一致,即血浆ctDNA的EGFR突变检测准确性非常高;2、BENEFIT研究进行了血浆ctDNA EGFR突变的动态检测,发现在治疗的第8周,EGFR突变的检出率与治疗疗效显著相关,即第8周时EGFR敏感性突变未检出的患者PFS较突变持续阳性患者显著延长;3、我们知道对于EGFR突变患者,不可避免的一个话题就是耐药。

目前已经明确,T790M突变是一代和二代TKI耐药的主要机制,并且已经获批了三代TKI奥希替尼用于EGFR TKI T790M突变的患者。

但对于耐药患者再次组织活检比初治患者更为困难,很多患者因无法获取组织进行T790M突变检测而失去进一步治疗的机会。

该研究同时也通过对血浆EGFR T790M突变的动态变化进行定量分析,为临床指导用药提供更早的证据;4、另外在该研究中同时利用NGS技术分析了基线外周血中多基因的差异。

结果显示仅携带EGFR敏感性突变患者疗效最佳,而携带除EGFR突变之外的驱动基因变异(如MET、ERBB2、KRAS、BRAF、RET or ROS1)和/或抑癌基因变异(TP53、RB1、and PTEN)的患者预后稍差,这提示我们未来可能可以通过NGS检测把那些不能获益或获益不明显的患者筛选出来进行更合理的治疗。

BENEFIT研究对临床实践又有什么启发呢?首先,我们知道中国肺癌人群中EGFR突变比较常见,部分患者组织活检非常困难,王洁教授的这个研究告诉我们血浆ctDNA检测与组织活检检测具有一致性,对临床实践具有很好的指导作用。

另外,这个研究也告诉我们,对于T790M突变耐药的患者再次组织活检比较困难时也可以通过血浆来检测,它可能会比影像学等检查更早的发现突变,为临床指导用药提供更早的证据,这是BENEFIT研究给我的一些启发。

肿瘤资讯:对于一线EGFR TKI耐药的患者,需要进行组织活检以明确T790M突变状态。

临床实践中,部分患者无法进行组织活检,而丧失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机会。

在本次WCLC会议上,一项研究对AURA3研究患者的血浆标本进行分析。

对比了3种不同的血浆检测方法进行T790M突变检测。

结合本研究的结果,您如何看待血浆T790M检测的现状和前景,临床应用价值?郭人花教授:就像刚才上面提到的对于耐药患者,要进行再次组织活检非常困难。

临床上很多患者因为无法获取组织进行T790M突变检测,而失去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机会,所以血浆检测就显得非常重要。

AURA3研究通过采用Cobas、digital PCR、NGS三种方法检测T790M突变,从血浆检测的结果来看组织或血浆确认的T790M突变患者都可以从奥希替尼治疗中获益,这提示血浆检测可以部分替代组织活检;但在临床工作中大约有25%左右患者无法通过血浆检测T790M突变,这可能与本身的检测方法有关系,也可能与肿瘤细胞在血液中分布以及清除有关,这就提醒我们不能把组织检测和血液检测对立起来,这两种检测方法实际上是互补的。

当用一种检测方法检测不到时也可以选择另一种方法进行检测,这样才不会使患者错失使用奥希替尼的机会。

血液检测比较简单易行,采集标本也比较方便,一般我们会建议患者在治疗过程中通过血浆检测T790M突变,这样会对临床用药有更好的指导作用。

但目前血浆T790M检测的敏感性依然不是很高,刚才提到大约有25%左右患者无法通过血浆检测T790M突变,但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血浆T790M检测方法会不断优化,希望能更好的对临床进行指导。

通过BENEFIT研究,我认为大部分临床医生会首选血液检测,因为如果是阳性结果就不需要再做二次组织活检。

但如何是阴性结果,可能还需要通过组织活检来进行补充。

无论是血液检测还是组织活检,只要有T790M突变就可以放心的用奥希替尼进行治疗。

肿瘤资讯:在今年WCLC会议上,王长利教授牵头的II期研究,为辅助靶向治疗再添新证据。

结合这项研究和ADJUVANT研究,您是否支持辅助靶向治疗在临床的应用?适用的人群?郭人花教授:目前对于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术后辅助治疗手段比较单一,无论是Ⅱ期还是Ⅲ期患者,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的指南都推荐以铂类为基础的辅助化疗治疗3-4个疗程,但其有效性非常有限,且毒性反应大,NP方案治疗4个疗程,3-4级以上的毒性反应发生率可达60%-70%。

在ML28280研究之前,国际上也开展过了类似的术后靶向药物辅助治疗的研究,例如BR19研究因为没有对人群进行选择,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后来的RADIANT和SELECT研究结果提示厄洛替尼辅助化疗虽然没有改善OS,但DFS有改善的趋势。

本次WCLC会议上王长利教授牵头的2期临床研究探索了厄洛替尼对比NP方案辅助治疗对ⅢA期NSCLC完全切除术后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该研究设计非常严谨,历时也比较长,前后总共大约花了7年左右时间。

研究结果令人鼓舞,无论是2年DFS还是3年DFS,厄洛替尼组均优于NP化疗组,并有显著差异。

尽管该研究的OS数据还不成熟,但从目前的统计数据分析来看,厄洛替尼组患者OS也具有明显获益趋势。

具体来说,厄洛替尼组死亡人数只有3例,而NP化疗组已经有13例,差异非常显著。

再结合吴一龙教授的ADJUVANT研究结果,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未来术后靶向治疗会应用于临床,尤其是会给EGFR突变和淋巴结转移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28个肿瘤相关临床试验招募患者点击下方图片即可查看详情

回答前,先了解分居的定义:分居是指夫妻双方在继续维持其夫妻关系的情况下,停止共同生活,并各自建立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状况。
2019-11-09查看详情
你好,我是营销专家赵志群。
2019-11-09查看详情
很多年前了,认识个女网友,是邻市的吧,到我所待的城市大概200多里,聊过几次,也没深聊.QQ无意间认识的,本来就认为不会发生些什么就不冷不热的聊了句。
2019-11-09查看详情
楼主喜欢听电台,应该是对情感、文化知识、新闻资讯这类内容感兴趣的伙伴。
2019-11-09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