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吉他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吉他头条 >

张碧晨得了中国好声音冠军,她会被骂死吗?

10月7日晚的“巅峰之夜”上,张碧晨战胜了帕尔哈提,成为《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冠军,并成为三届以来的首位女冠军。

尽管在早前的采访中,她还在说:“求求你可别让我得,不然我会被骂死!”(事实也是如此,有人捧就有人骂,请看微博。

)但这个在比赛中饱受非议和质疑的“邻家女孩”接过奖杯后,长久地鞠躬谢观众,她的导师那英又一次热泪盈眶。

很多人不喜欢张碧晨的韩式唱腔,觉得“唱什么都一个味儿,像有东西含在嘴里”,甚至网友评论:张碧晨的胜利是韩国音乐的胜利。

其实韩式唱腔大概有三要素:低位置、大量气息、头腔共鸣,每项都要在科学训练前提下进行大量练习才能练好。

喜欢张碧晨的人则认为,韩式唱腔自然有韩式唱腔的可取之处,“就当张碧晨去韩国是汲取了他们的长处,回来之后终究还是要形成她自己的特点和风格……我喜欢她的声音,希望她早晚把棒子的标签拿掉!” 也有观众评论,“念词深沉,唱腔幽发心底,情感喷薄而出,女子有此力度,功夫也!”有些观众则更客观,“韩国的造星体系就是强。

其实张碧晨论长相和唱功算是一般人,但这么短的时间被训练得很有星味,说话也得体,还是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在每次发布会上,张碧晨都不改北方女孩直爽的性格,有话尽量直说,但直得并不让人讨厌。

“让我穿得像邻家女孩一样干干净净的,但女孩不都是干干净净的!”谈及自己她也不愿意过多煽情,问她得了冠军后最想做啥,她像唠家常一样对记者说,“爸妈还没见着呢,今天都在,没空打电话,我爸肯定哭崩了,每次都说不哭,但现在肯定不知道在哪儿哭呢。

”这种大白话也让媒体对她多了好感,很多媒体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小姑娘说话得体比较谦虚”“蛮坚持的!”其次,张碧晨一直强调自己是个幸运的姑娘,得到太多,付出太少,很知道感恩。

包括节目组的制作人员,也都觉得她除了专业,“人很nice”,作为可持续发展的艺人“有前途”。

以下是9月24日澎湃新闻对张碧晨的专访许多人是从张碧晨和魏雪漫合唱的《一路上有你》开始喜欢上她,虽然有人说她的唱功并不如她口中的“雪漫老师”,还有人说张碧晨“太韩范儿”、“整过容”,是“私生饭”(疯狂粉丝),但她还是赢了,且一路过关,成为“小二班”站到最后的人。

9月24日,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了张碧晨。

千方百计想唱歌一直在三代同堂的氛围里长大,小时候的张碧晨放了学,骑自行车、跳房子、上树逮知了、抓蛐蛐儿,啥都干。

“家边上有个特别高的大花池子,有三个大台阶,我特喜欢爬到最上面往下跳,自己玩儿从来没事儿,一给人显摆就出事儿,那天爷爷陪我去,就把腿墩了,趴下起不来了。

”在采访过程中,她语速惊人,思路却从不会被情绪所打乱,澎湃新闻记者发现,这个舞台上柔肠百转的女孩,内心里爽快得就似个男孩。

和中国很多孩子一样,张碧晨打小就练就“十八般武艺”,主持、表演、芭蕾、写小说……喜欢的东西太多了,父亲总说她,“放在学习上的精力连30%都没有!”歌唱得好,很大可能遗传自母亲,因为“母亲在文工团的时候唱歌唱得特别好”,但父母就不肯让她去学唱歌,在他们眼里,学唱歌就是“歪门邪道”。

张碧晨的母亲是天津平津战役纪念馆的管理员,父亲下岗后跟朋友做点小生意。

张碧晨从小参加合唱队,为了好好学习,到高中时,合唱队也不让去了。

高考那年,她本想考中戏,最后还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天津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

有报道称她“精通汉语、韩语、法语、英语4国语言”, 张碧晨说:“这太夸张了,我其实是一个没有语言天赋的人,因为我很讨厌背,很懒,但数学特别好,在学校几乎很难有人超越,我爸死活要让我念法语,他很希望去法国,希望我能圆他一个梦。

”考上天津外国语大学之后,张碧晨如“脱缰野马”,背着父母偷偷参加了很多比赛,“我是想做就一定要做成的人,做不成绝不善罢甘休。

”后来张碧晨参加了中韩建交20周年外国人唱韩文歌的活动,获中国赛区第1名,韩国总决赛第2名。

那次比赛,她被韩国KBS国家电视台的促进团团长看中,并受邀参加韩国知名音乐节目《音乐银行》。

“他们听说你拿第一和在台下看你拿第一,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我要的就是他们来看我,我不知道我会得奖,但至少能让他们坐在台下好好听我唱首歌。

”张碧晨那一次“有预谋”地把父母请到北京来看决赛,爹妈确实有所触动,女儿是非要干唱歌这个行当了。

爸爸当时撂下一句话,“这姑娘是管不了了。

”9月26日晚的争夺赛,张碧晨的爸妈都来了,他们在台下为女儿卖力挥舞着双手。

这姑娘运气也好。

当年《音乐银行》的导演给她介绍了一个韩国经纪公司。

对于女儿去韩国做练习生的想法,父亲更多的是无奈和忐忑不安。

合同拿来的时候,他辗转了几个晚上反复看,一个字一个字地修改,“我爸最担心的是衣食住行,他觉得公司要保障女儿在韩国能够健健康康的,她有任何问题你们都要管她。

”然而到韩国的第3个星期,张碧晨就把刚来时的兴奋和喜悦消磨光了,公司的承诺和现实并不太一样,“原来每天至少有两顿饭,其实只有一顿,没办法,我就在中午玩命地吃。

”韩语老师在上过四五节课后也不来了,韩国文化差异、韩国演艺界的论资排辈都让张碧晨很不习惯。

“两个月后就后悔了,想回家,但是一直在劝自己,我对自己说,你回头看看你费了多少劲儿才站在这儿,想想以前吃过的苦,想想以后成为的样子,就都忍了。

”2013年,她加入韩国女子组合“sunny days”,在韩国正式出道。

第一次上台,专辑出了,但精神差点崩溃。

“大家压力都很大,每个人都很敏感,加上我又是个外国人,她们是前辈,我是最后进团,我要很小心,不能做错事儿,她们都是好姑娘,但是人有压力就要宣泄,你做对了都会有事情发生,别说你做错了。

” 谈起那段跳错唱错都会被“骂到死”的经历,虽然是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但她还是觉得挺值,毕竟“自己学到东西了”。

在“好声音”的舞台上,你可以看到张碧晨鞠躬最接近90度,鞠躬的次数也最勤。

韩国的9个月生活,让她收获最多的就是如何为理想去忍耐。

最欣赏周深和耿斯汉在16进4的比赛里,那英把《一路上有你》给了张碧晨和魏雪漫。

“到最后上台,我和雪漫老师对这首歌的理解也是不同的,我觉得这首歌很痛,很揪心,不该太外放。

但雪漫老师认为,她已经不痛了,因为一切已成过眼云烟,她是非常释然地唱这首歌,所以她可以大声唱,告诉所有人。

”对于有些网友评价“魏雪漫其实比张碧晨唱得好太多,对这首歌的理解也很到位”,张碧晨对记者说,“我没法和她比,她那么有经验,她是位老师,她对人生和音乐很多感悟都要凌驾我太多。

”张碧晨当时自觉没有胜算,“我能在当下把这首歌唱好就好了,我们没有可比性。

”在被问及“这一季‘好声音’你最欣赏哪个学员”时,张碧晨毫不犹豫地说,“我最欣赏的是周深,一直都是,我在外面闯了一年,遇见了很多人和事,当你看到周深,你就觉得他是一个没有被任何东西干扰到的孩子,非常纯粹,他唱歌和做人都一样,你若是心情不好,和他聊会儿天,心情就会好很多。

”耿斯汉也是张碧晨喜欢的一位学员,她喜欢他的那首《美丽世界的孤儿》,“那首歌就像是我,歌词里说的就是‘别哭’,但那天老耿把我唱哭了,我也很喜欢他说的‘要做这一代人的标杆’,很有想法,但他台上和台下就太不一样了,台下就是一个碎碎念的小弟弟”。

面对网上所谓“黑历史”的扒皮,张碧晨说自己一开始看的时候确实难受。

盲选结束后,很多人在网上骂她“三句不离韩国”、“气不足”、“公鸭嗓”,后来她觉得“不好的,就让它随风去吧,不是人家把你说成这样,你就是这样,过好自己最重要”。

张碧晨在得知自己成为那英“小二班”的冠军时,表情有些复杂,但她没哭,强忍着眼泪直到结束。

记者问,“一夜成名的太多了,但红很久的才不容易,你打算做什么样的艺人?”“我一直没想过红还是不红,我只希望有个自己的东西能留下,不管是一首歌、一张专辑、一个背影,可以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我希望能够在我走了之后,我喜欢的还能留在这个地方。

”对于总冠军,张碧晨笑着说:“求求你可别让我得,不然我会被骂死!”(来源:入戏)财经女记者部落ID:cjnjzbl以最俏皮的思维、最八卦的角度,解读最不一样财经热点。

这里是中国女记者工作思考、雕刻时光、随感生活的好去处。

财经女记者部落,知性记者girl的绽放舞台。

回答前,先了解分居的定义:分居是指夫妻双方在继续维持其夫妻关系的情况下,停止共同生活,并各自建立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状况。
2019-11-09查看详情
你好,我是营销专家赵志群。
2019-11-09查看详情
很多年前了,认识个女网友,是邻市的吧,到我所待的城市大概200多里,聊过几次,也没深聊.QQ无意间认识的,本来就认为不会发生些什么就不冷不热的聊了句。
2019-11-09查看详情
楼主喜欢听电台,应该是对情感、文化知识、新闻资讯这类内容感兴趣的伙伴。
2019-11-09查看详情

暂无评论